第八章 除恶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八章 除恶

话说何文和宇文连城又回到了清酒镇后,在先前吃饭的饭庄已停留了两日,但两个人却没有丝毫想要离开的意思,拿何文的原话说就是:“断表之仇一日不抱,这饭庄一日不离!”原来他们是在等逼他们逃离这小镇的快刀万风恶!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我们应该出去逛一逛说不定就能遇见他呢!”从板凳上一跃而起的何文对着也是愁眉苦脸的宇文连城说。 “也好,连城也是在这坐不下起了。”边说就离开了板凳,两人跟着就出了饭庄。 因为清酒这一经济支柱,这小镇倒也是算的上繁华。实木结构的民宅林立在街道的两侧,石头铺成的街道就这样躺在了民宅中间,日积月累的脚步把石头街道已磨得发亮,街道旁的小贩竭力的向路人叫喊着自己的商品,看上这东西的顾客也是为那一两文钱和小贩争得面红耳赤。商业的兴盛为这个军事羸弱的南宋王朝延续着气脉,而连年的征战又能让这祥和的静世支撑多久呢?何文看着这古风的一切,倒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乡,一丝苦楚划过了何文的心扉。两人就这么走着,前面层层围观的人把前面围的水泄不通。 “一定是卖艺的,像胸口碎大石、金枪刺喉……电视里都是这麽演的。”何文心里有点激动的想到。正准备叫上宇文连城一起到前面看看,谁知宇文连城这时候正往人群里挤着呢! 何文赶紧跟过去也只往人群中仅留的一点缝隙钻着。满头大汗的何文只看见一双手拿着杀猪刀的黑脸大汉对着地上一个小乞丐拳打脚踢的。“怎么回事啊?”何文擦着汗问宇文连城。“这大汉说这乞丐偷了他的钱,让他交出来,不然就剁了他的手。”宇文连城说完皱起了眉头。“又是一个剁手的,这古代人怎么这麽爱剁别人手啊!”想到自己差点被剁手的何文心里想着。“那就没人管吗?”何文气愤的说到。听到何文这麽一问,旁边的一个中年人说到:“一听就知道两位小哥不是本地人,要不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怎么了,这人姓甚名谁?”被中年人这麽一说,宇文连城也疑问了起来。“这人因面貌奇丑,说话声音又像地上的炸雷一般响,人送外号阎*,靠着早年间在一武林中人那学得了一招半式,就在这清酒镇横乡霸市,人人都知道他手里的杀猪刀沾的可是人血 ,就没有人也敢惹他了。看眼前这小乞丐恐怕是要少只手,阎*才肯善罢甘休了!”中年人说完一声叹息道。何文看看这大汉果然是挺丑的,这要是搁在现代娶媳妇是个大问题啊。 “你这小乞丐,偷谁的钱不好,偏偷我阎*的,今天你给我交出便罢,不交出来我就要为乡亲们剁了你的手,除掉你这一大害!”说着就把小乞丐的手按到了地上。 何文嘟囔着:“你怎麽不把自己的手剁了呢,明明你才是乡亲们的一大害啊!” 老头果然是公平的,这人虽然是相貌奇丑,但耳朵却灵敏的出奇,何文这小声的嘟囔生,大汉却听的真真的。 “谁人说我阎*是乡亲们的大害,有胆的站出来!”接着就怒目圆睁的扫视着人群,一些胆小的吓得往后退了退。 何文也被阎*的这一大叫吓了一跳,看不惯他所作所为的何文却把宇文连城推了出去,示意他好好教训一下这嚣张跋扈的阎*。 不情愿的宇文连城原本就没想管着闲事,倒不是怕打不过这阎*,只是这情况基本在南宋大地上时有发生,丢掉手的不多,丢的都是性命啊! 阎*见有人站出来就放开了小乞丐,对着宇文连城叫嚣着:“对面不怕死的,报上你的姓名来!” 听到这话的何文,在人群喊到:“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天剑门少主宇文连城!” 在武林中混过一段时间的阎*当然听过天剑门,只见他哈哈大笑到:“我当是哪位英雄好汉,原来是早已灭了门的天剑门的人啊,你这丧家之犬没被铁血盟的人杀死,到这来逞什么英雄!”说完一脸的对宇文连城的看不起。 何文大惊失色,“天剑门被灭门了!连城从来没对我说过,那个铁血盟又是怎么回事,跟追杀他的蒙面人有关系吗?”一连串的问号塞满了何文的脑子,这武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可不是把宇文连城拉过来问问题的时候,面前还有一个阎*等着对付呢! 只见被阎*戳到痛处的宇文连城握紧了长剑,没了刚才不关我事的模样,冷冷的说到:“在下原本没想和你结仇,但阁下百般侮辱我天剑门,连城不能不管!” “咋,你还想和我打架啊,素问宇文连城是一个武功稀松之辈,不要死在我这杀猪刀下,你天剑门灭门就算了,你宇文家再绝了香火,那我就罪过大了!”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面对这样的侮辱,宇文连城二话不说操起长剑就刺向了阎*。见状,阎*双手的杀猪刀就迎向了长剑。已经领悟了疾风快攻的宇文连城手中的长剑不知快了几倍,一轮交手下来,阎*就感觉到了压力,手中的杀猪刀在长剑的迅猛攻击下只有挡闪的份。突然,宇文连城的长剑剑锋一转,直像阎*的双手上划拉。“噹,噹”两声清脆的声音下,两把杀猪刀应声落到了地上。只见阎*甩着两只血淋淋的手,再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宇文连城长剑指向阎*喉咙,眼中已有了杀气。 “英雄饶命,小人心直口快,满嘴肮脏的话冒犯了英雄和天剑门,英雄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人的狗命吧!”阎*说完双手撑地跪了下来,边跪还“哎呦……”的看着血淋淋的双手。 宇文连城见阎*如此幡然悔悟,问到:“那小乞丐的手还剁是不剁了!” “哎呦,英雄啊!我阎*虽然是一方恶霸,但也不至于和一个小乞丐过不去吧!也罢,那小乞丐我就放过了,就当是消财破灾吧!”阎*满脸的委屈。 宇文连城听出了这话的端倪,看了一眼小乞丐的方向,小乞丐早已不见了踪影。何文在人群中寻找着小乞丐但始终找不到。原来小乞丐趁刚才的打斗,在混乱的人群中溜走了,要不等着在身上搜出了阎*的钱袋,那可谁都救不了自己了! 发觉不对头的宇文连城也不好在为难阎*,说了几句不要再为祸百姓的话之后,就放了阎*。阎*千恩万谢 ,顾不得拾杀猪刀就落荒而逃了。随即就是围观者热烈的掌声,在这掌声中何文和宇文连城走向了回饭庄的路。现在,他们俩谁都没心情再逛了! 一路上宇文连城沉默不语,何文也心事重重的走着。到了饭庄门口,一阵熟悉的叫骂,让两人为之一振,何文笑到:“终于来了!” 只见还是那熟悉的店小二正抱着万风恶的大腿,嘴里还哀求的说到:“大爷,您就把酒菜钱付了吧,要不老板会打断我的腿的!” “你还敢给我要酒钱,你别忘了要不是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你的手都不在了,要酒钱也行,你的手得先让我剁了!”说着就举起了银罡刀。 “且慢!”宇文连城远处一声让万恶风停下了手中的刀。 万恶风抬头一看,笑着说道:“我正奇怪这几天怎么总有不怕死的来管闲事,原来是你们两个啊,咋啦?是给我送手来了还是送命来了。” 宇文连城边走边说到:“连城突然想起和前辈还有一场比武,特来讨教!” 万风恶一听,踹开了店小二,哈哈大笑:“原来是送死的!来吧,大爷还忙着呢。”说完举起了银罡刀。 “且慢!”宇文连城又叫停了正准备冲过来的万风恶。 “又怎么了,不会又想耍什么花招吧!今天这可没有桌子再让你踢了。”万风恶得意的说。 “上次是连城的错,只是这次要是在下赢了,前辈可否把酒钱付了。”宇文连城对踢桌子一事也是面带惭愧。 “行,别说酒钱了,就是我这把玄铁打造的银罡刀送给你都行!”说完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 何文看着激战的两人,才意识到万风恶江湖人称快刀并不是凉的虚名,因为已经比之前快很多的宇文连城,在战斗中并没有占到一丝上风。 “去死吧!”万风恶凌空一刀,宇文连城长剑一挡,奋力一推,勉强接住这一招的宇文连城连连后退,“噹”的一声,宇文连城长剑断成了两截。 “好厉害的银罡刀!”何文不禁感叹道。 见此情形,万风恶大笑到:”哈哈……你的剑都断了,看来今天你是死定了啊!”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望着断剑,宇文连城冷冷一笑,说到:“那可不一定!”然后手持断剑用极快的速度跑向万风恶左侧,万风恶果然以为宇文连城要攻击左侧,转左大刀一砍,却砍了个空。宇文连城在万风恶左、后来回移动,连连砍空的万风恶头上已渗出汗珠,因为这速度是自己不可企及的。见万风恶方寸已乱,宇文连城转躲为攻,只听万风恶“啊”的一声,后背被剑划破的衣服下多了一条不浅的伤痕,这还不算完,接着右边宇文连城一个翻身挑刺,万风恶带着流血不止的右手飞出倒地。 “好快!这是什么剑术?”重伤倒地的万风恶问到。 “天剑门速攻绝学,疾风快攻!”宇文连城故意加大分贝的答到。 “没想到时隔几十年天剑门还有这等厉害的绝学在世,在下甘拜下风!”说完用刀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在胸口前摸出酒钱撂向了一旁的店小二,转身欲走。 “慢着!”何文跑过来对着万风恶示意到:“你的刀……” “也罢!只是这银罡刀乃是上好的玄铁打造,削铁如泥,你们日后可要好好爱惜才是!”说完一脸的不舍的,把刀扔向了宇文连城。“果真是好刀,连城定会爱惜!”宇文连城观察了半天说到。万风恶点点头,拖着笨重的身体离开了。 这时店小二一脸感激的跑过来邀请两人进店,谁知宇文连城说到:“小二,退房钱,我们要走了。” 何文莫名奇妙的问到:“去哪啊我们?” “天剑门!”(宇文连城)。

上一篇   第七章 牛刀小试

下一篇   第九章 异界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