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牛刀小试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七章 牛刀小试

“什么?它只是我游戏角色的一个基础技能,虽然他的名字和你的一模一样。”何文对宇文连城的话震惊不已。 “不奇怪啊,疾风快攻是我天剑门的速攻绝学,是武林中人众所周知的事啊!”宇文连城倒对何文这麽大反应而不解。 “而我不是你们武林中人啊!”何文在心里对宇文连城的话暗暗反驳到。 “不会这麽巧吧,穿越就算了,还知道你们天剑门的绝学了,再后来会不会成为你们天剑门的徒弟啊!”何文开玩笑的说着。 而此时宇文连城却像触碰到了伤疤一样,脸上隐隐的闪现了痛苦的脸色。 “那你会不会这个绝学啊!”何文满怀希望的问到。 “唉!我虽为少主,对疾风快攻却只知道了口诀,对于招式却知之甚少,准确来说是只知道两招。” “口诀?说说来听听,让我看看有多难懂。”何文坐在了地上的木桩说到。 宇文连城思索了片刻,张口念到:“左划曳蛇,化己身形;后点青蝶,扰其心智。” “前扑虎,右挑羚,速,木秀于林。”何文接着说到,看看惊讶的宇文连城故意问到:“我说的不对吗?” “不,完全正确,你怎麽知道这口诀?” 何文笑而不答,他总不能说天剑门绝学的口诀在几百年后在一个游戏中已经为千万玩家而熟知,而且好多玩家在一个名叫电脑的东西上运用的炉火纯青,这还不把现在依然迷惑不解的少主气的吐血啊。但又觉得不回答不妥,只好说:“你不是说我是异人吗?” 宇文连城也觉得只有异人这一回答能解决自己的所有疑惑了。继而又平静的说:“其中的含义想必你也知晓了吧!” 何文也学着宇文连城的口气胸有成竹的说了一句:“不知者尽管问来!” 宇文连城若有所思的侃侃而来:“左划曳蛇,化己身形,后点青蝶,扰其心智。这两句是说在攻击时面对敌人薄弱的左边要像在地上游曳的蛇一样,在敌人盲点后边要像点水的蝴蝶一样,迷惑敌人的心智。何文,我说的对不对。” 何文从地上站起来,拾起长剑递到宇文连城的手里,“按你理解的含义把这两招练一练。”递完剑后,又坐到了那不太舒服的木桩上。 宇文连城拿起长剑,抡起长剑像游走在地上的蛇一样,对着面前的一颗大树比划了起来,然后又尽量用极快的速度移动到大树的后面进行攻击,停下来的宇文连城看了看自己的成果,沮丧了起来,毕竟那大树上只有几道剑痕啊! “左面攻击是为了给大多数右手持武器的人造成心里的上的压力与危机感,蛇不是像蛇似的攻击,可取的是游蛇的速度 ,躲避意识到左边危险的人进行攻击;像蝴蝶在后虽说是敌人的盲点,但不是攻击的好时机,点水只是为了起飞到敌人对面,对于敏锐的高手来说,后面才是他杀的好地方。总得来说,上两句的主要目的不是攻击而是躲避。”何文对着先入为主的宇文连城说。 宇文连城也是恍然大悟,这可是他从来没想过的。接着急切的问到:“那后几句是是不是该攻击了。” 何文点点头:“前面这时便是后面,攻击要有猛虎的力道,右面变成了薄弱的左边,上挑要有像羚羊后蹄的强劲。这就是到了攻击的部分,但这一套动作下来,不能离快这个核心。”此时何文对这口诀的的一番解释,俨然有了武学大师的派头。见宇文连城仍有疑惑,何文却问到:“木秀于林下一句是什么?” “风必催之啊,怎么了?”宇文连城不知这问题和疾风快攻有什么关系。 “躲避成风,攻击成风,风成木秀之美,亦逞催木之凶!这才是疾风快攻的精髓啊!” 宇文连城如醍醐灌顶般透彻了起来,怪不得自己尽管把口诀背的滚瓜烂熟,但始终参不透其中的奥妙,原来一切都得倒过来! 何文暗自庆幸自己曾经在《武林》中把游戏中的技能都研究了一下,要不可对不起省排位赛的奖杯了,如果宇文连城真的领会了疾风快攻,他的实力将大大增强,自己的安全又多了一份保证,回家的机会就又多了一分。何文看着已拿起长剑实践起疾风快攻的宇文连城,眼中充满了对他的希望。哈欠连天的何文找到了一块还算平整的草地,想趁宇文连城练剑之际眯一会,谁知躺下的何文根本管不住自己,沉沉的睡着了。 胸前的吊坠发出刺眼的白光,又是异常沉重的眼皮,怎么也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一直在下落的自己,好熟悉的感觉,这不是穿越来的感觉吗?又是这种感觉,是不是……,真希望睁开眼我还是2014年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南宋的一切都只是个梦,睁开眼,何文!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个梦!“轰”的一声,何文猛然间睁开了眼,确实是一个梦,只不过眼前的还是那个熟悉的丛林,躺在草地上的何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坐起来从脖子里掏出了那个玉石吊坠,因为做梦而出汗的胸膛,也让玉石吊坠上粘上了一些汗渍。何文对着再晚霞的映衬下变得通红的玉石吊坠说:“吓我一跳 ,我还以为又要穿越了,你不累我还累呢。”说完就又放进了衣服里,现在何文已基本肯定自己的穿越肯定和这玉石吊坠有关系了。发现头顶的天空已渐渐变暗的他才发觉自己睡了好久。对了刚才“轰”的一声是什么在想啊?何文带着疑问站起来拨开不知何时开始灰尘四漫的一层“土幕”,边拨着还不时被这烟尘呛得的咳嗽了几声。穿过“土幕”的何文因为这眼前的景象的不由的说了声:“哇哦!”只见一颗和成人腰围大小的大树笔直的躺在了地上,木桩上是一圈圈年轮,树干上则是错综复杂的、深深嵌入树干的剑痕。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宇文连城正在尝试将一个一怀抱粗的更大的大树懒腰折断!只见身穿白色布衣的宇文连城像一股白色的旋风在树干上缠绕着。 “连城,行了回来吧!”何文对着没有让自己失望的宇文连城亲昵的叫到。 听见叫声的宇文连城停了下了,缠绕在树干上的白色旋风也随即停止了了下来。 满脸笑容的宇文连城小跑到何文面前,刚想说些什么时,一阵微风吹过,只见刚刚还笔直挺立在广袤树林里的那颗大树轰然倒地,震起的灰尘快速包围了两人,两人就在这“浪漫”的烟尘中异口同声到:“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之后两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见这天色已晚,两人随机商定找一客栈先过夜,没说去哪,走的却是一个方向,疾风快攻练成的宇文连城,和何文走向了刚刚逃出的小镇——清酒镇!

上一篇   第六章 小镇遇险

下一篇   第八章 除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