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镇遇险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六章 小镇遇险

宇文连城被何文的大叫一惊,说到:“有胆量直呼高宗名讳,这般不把当朝皇帝放在眼里,你定是异人。然而这话要是被朝廷的鹰爪听见,定会引来杀身之祸,异人自此以后还是少说的为妙。” 然而何文却没有听得进去宇文连城的忠告,心里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脚下站着的是距离公元2014年几百年前的土地。纵使何文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接受这现实:他穿越到了南宋的武林世界! 何文站在一旁,眼睛里各种情感碰撞着:“惊讶、新奇、失望、不知所措!”宇文连城看着呆站在哪的何文,又看看天空这火辣辣的太阳,生怕这找了二十几年的异人受到闪失,说到:“异人定是劳累了,再看这暑气不知几时能消,异人何不随连城到十里之遥的清水镇歇歇脚,连城有要事要和异人相商。”一阵总觉得听着不舒服的话到给何文提了个醒: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了,都说江湖险恶,要是手无寸铁、最重要是连武功都不懂的自己在遇见几个像蒙面人那样的杀人魔自己不就在这南宋乱世武林中“Game over”了吗?看着眼前这人还有点武功,而且不会伤害自己。最重要的是他说要去清酒镇休息,那不得让吃顿饭啊!自己从比赛完到现在还饿着呢!何文心里对自己现在处境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然后决定暂时先跟着宇文连城,再找穿越回去的方法。 何文转过身去,看着一直等他回答的宇文连城,说:“好吧,就听你的。”一直在担心的宇文连城终于放心了。正当两人准备出发时,宇文连城站住了,看着何文忧虑了起来。何文疑惑问到:“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说着还拿袖子在脸上就抹了起来。这时宇文连城说:“这倒不是,只是异人这与众不同的衣服,在镇上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经这麽一说何文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的可是2014年的新潮服饰,这几百年的古人,当然是不能欣赏他的美了。可是自己哪有这古代的衣服,也陷入了忧虑中。思索半刻的宇文连城这时跑去了那些为自己而死的持剑护卫身旁,寻视了半天,扶起一具死尸,解开了身上的衣带,拿着布衣长衫就跑到了何文面前,虚声说到:“这长衫还算干净些,只是是这从死人身上脱下的,但这也是无奈之举,请异人莫要见怪,等到前面小镇在给异人换件新的。”何文接过长衫,确实还算干净,也不管是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对宇文连城说:“你先等我一会。”然后跑到了巨石后,换起了衣服。穿上长衫的何文从巨石后走出来,朝着宇文连城说:“怎么样,和你们是不是差不多啊!”,宇文连城绕其一周,“确实相差无几。” 何文如释重负,催促着宇文连城,两人就往镇上的方向走去。 “你是叫宇文连城吧!”(何文) “确是,异人有何言教,但说无妨!”(宇文连城) “没什么,我一个朋友跟你一个名字。对了,以后别再叫我异人了,叫我何文就行。” “嗯,何文。”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叫我异人呢?” “这件事说来话长,等日后在细细到来。” …… 两人到达清酒镇时,已是正午时分,如何文猜想般,歇脚的地方就是路边一小饭庄。宇文连城让小二上了点家常小菜,有的何文竟然能认出是什么食材做的!要了壶来这不得不尝的清酒,匆匆吃了点酒菜,看何文吃的正香,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正当何文吃的不亦乐乎时,墙角一桌吵嚷的声音,打断了何文吃饭的兴致,吃的差不多的何文索性就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店小二因地面上撒满了这桌人低落的清酒,店小二在上酒时一个不小心把整壶酒到在了一彪形大汉的头上。尽管店小二连连道歉,可那彪形大汉并没有因此罢休,非说店小二是故意要给他难堪,举起桌边的银边大刀,扬言要剁了店小二的手才行。饭庄里的顾客顿时都静了下来,看着事情如何收场。纯属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一边在心里责怪那大汉的蛮不讲理,一边摸索着身后的茶杯,想喝口水再继续看,眼睛一直看着那发火的大汉,手里的茶杯就往嘴里送水。“呸呸呸!”何文吐掉嘴里的“茶水”,喉咙里顿时像火烧一般,原来他错把装酒的杯子一股脑的喝了下去,可就这个喜剧性的差错,何文却引来了杀身之祸! 何文的一阵“呸呸呸!”,在寂静的饭庄里无异于是对这无理取闹的大汉而大家却保持沉默在表示抗议。尽管何文没这么想,可那彪形大汉对这刺耳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 这时彪形大汉放开了在他手里吓得不轻的店小二,脸上的表情抽搐着走到何文面前,气势汹汹的问到:“小子,是不是你手也不想要啦!”被这辛辣的清酒呛的说不出话的何文,心里想的都是:谁说古时候的酒度数低的!听见这个充满地痞腔的话,何文呛的伏在桌子上,对着大汉连连摆手,表示误会了,自己不是那个意思。而大汉却破口大叫到:“好小子,你这是不屑与我说话啊,我何时受过这般侮辱,今天就留下一个手掌吧!”说完就就举起银边大刀要砍何文,伏在桌子上的何文只见桌上一道刀影闪过,知道这大汉是要痛下杀手啊,下意识就举起胳膊当那落下的银边大刀,只听见:“噹”的一声,银边大刀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何文手腕上的手表上,手表被被砍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大汉略有惊奇的说:“小子,你的铁环可不简单,竟然能挡住我的银罡刀,可你的手掌大爷我今天要定了!”说完就又举起了刀,此时的何文没有闪躲,他望着地上两截的手表正伤心呢,那可是价值不菲的劳施丹顿啊!何文这麽多年可就这一个国际品牌的物件啊!眼看何文的手就要在银罡刀下与胳膊道别时,一把长剑伸进了这刀与手的空隙,向上一跳,大汉就拿着刀后退了几步。 原来是宇文连城回来了,谁知道自己出去给何文裁剪一身衣裳的功夫,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宇文连城收起长剑,问到:“这位英雄,这兄弟犯了什么事,竟让你下此毒手。” 被这突如其来的长剑挑的连连后退的大汉,站住脚后定睛一看,轻蔑的说到:“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天剑门少主宇文连城啊,怎么这般落魄模样。这事你别管啊,到时候可别说我没提醒你。”然后瞥了宇文连城一眼,又走向了了何文。 宇文连城快移一步,站到了大汉面前,“如果连城管定了了呢?” 大汉哈哈大笑道:“好久没有人敢对我快刀万风恶如此说话,也罢,今天你要打得过我手中的银罡刀,我放这小子一条生路,打不过你不禁得死,这小子也去和你陪葬吧!” 宇文连城听这大汉自称快刀万风恶,心里也震颤一下,如果是真的,自己对他的大刀肯定毫无招架之力,快刀之称岂是浪得虚名的!自己死在刀下自是技不如人,毫无怨言。可身后这何文是苦苦寻找了二十余年的异人,切不可因为自己的一时之勇断送了性命。 见宇文连城迟迟不应战,万风恶不耐烦的说到:“你打是不打,不打就让开,不要耽误大爷的时间!”说罢,就又要去剁何文的手。 “且慢,再容我想一想。”假装踱步思索的宇文连城绕着桌子转着圈,趁大汉只在注意何文时,一脚踹起桌子,双手一推把满是酒菜的桌子推向了万风恶。在万风恶用刀打着落下的杯子和碟子时,拉起何文就冲出来了饭庄。意识到上当的万风恶边跑边骂的追了出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两人早已离开了清酒镇,要不是何文说什么也不跑了,不知道宇文连城多会才会停。宇文连城见已跑了老远,才同意停下来休息,环顾四周后才发现他们身处一片森林之中。 “我们干嘛要跑啊,你打不过他吗?”何文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惭愧,那万风恶的武功确实在我之上,不说他那闪电般的速度,就是他手里的银罡刀,都不是容易对付的!”宇文连城此时只恨自己的剑术不精,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剑。 “他很快吗?我网游里的疾风快攻才快呢!”何文又想起了自己的游戏。再想想那讨厌的万风恶,满不在乎的说到。 “疾风快攻!”宇文连城兴奋的叫到。 “你也知道那网游?”说完这话就只想打自己的嘴两下,心想:这不是废话吗! 宇文连城举起长剑看了看,说:“我不知道什么网游,我只知道疾风快攻是我天剑门的速攻绝学!”

上一篇   第五章 宇文连城

下一篇   第七章 牛刀小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