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宇文连城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五章 宇文连城

脑海极度混乱的何文像是坠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沼泽,在不甘继续深陷之时,手里猛然抓住的硬物,对于何文像根救命稻草一样激起了他睁开眼睛的欲望,用尽力气睁开的何文,对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的说到:“不,我一定在做梦。”此时,何文屁股下坐的已不是豪华酒店的进口座椅,眼前也不是三人约战的电脑,何文看看手里的“鼠标”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一块拳头大小、棱角分明的石头! 何文尽量压制着内心的恐惧,艰难的站起来用眼睛搜索着一点点自己熟悉的画面,没有电脑,没有绚丽的霓虹灯,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被不好的预感包围的何文哆哆嗦嗦的说:“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而转过身去的何文立即被面前的惊险吓得连连后退,他的面前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哪怕刚刚恍惚的何文在胡乱走一步!深渊底就又多了一个尸骨无存的亡灵。 被这眼前的地狱吓得惊魂失措的何文,脑子慢半拍,耳朵却听到了身后不远处传来的“沙沙”的脚步声,预感救世主来临的何文喜悦说到“可是有一个能问问路的人了!”转过身去的何文看见一个身着白色布衣、手持长剑的人正在朝何文的方向奔来,头还不时朝后面观望。“这是在拍武侠剧吗?”不知情况的何文纳闷的说。可接下来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何文对自己的疑问做了否定的回答。原来那白衣男子的后面好像还有几个似乎在保护他离开的持剑护卫在和人数不少的蒙面人厮杀着,蒙面人的大刀,刀刀到肉,来不及防卫的持剑护卫颈部鲜血迸溅而出,纷纷应声倒地。但持剑护卫中也不乏剑术精湛者,在其长剑下也结果了不少蒙面人的性命。但还是寡不敌众的持剑护卫还是都倒在了血泊中。剩下余勇不减的蒙面人又开始奋起直追前面的白衣男子,其中一个服饰与众不同的像是这伙人头的蒙面人仿佛脚下生风般用极快的速度大刀一横挡在了白衣男子的面前。 此时的何文才意识到自己的疑问已不攻自破,且不说那血腥的厮杀,就是那蒙面人头脚下功夫可相比飞人博尔特的速度了,难道导演还找了个奥运冠军来拍戏吗,何文自己都快要笑了。 挡在白衣男子前的蒙面人,用血迹斑斑的大刀指向男子,嘲讽的说到“你再逃啊,看看你身后的护卫,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拼掉性命保你这个平庸之辈,你还有什么价值啊,天剑门的少主——宇文连城!” 听到这的何文眼前一亮,开玩笑的小声说到:“不会这么巧吧,连城都来了,电脑在哪啊!”自管开玩笑,但何文还是认真听起来了他们的对话。 在这时间,后面十几个蒙面人也追了上来,将那白衣男子包围了起来。 “连城已身无长物,尔等何必要置我于死地!”宇文连城冷冷的说到。 “哈哈……,交出《异界札记》 ,我自然会向门主求情,放你一条生路!”带头蒙面人已有点得意的说。 “《异界札记》乃家父所留,连城难以从命!”说完这话的宇文连城眉宇间已散发了一股杀气。 “我是真不明白,一本破书,门主和你们天剑门竟然视若珍宝。听我一句劝,一本破书换你一条性命,日后你还是武林人尽皆知的天剑门少主。如何?”带头蒙面人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宇文连城微微一笑,只吐出几字:“亮剑吧!” 带头蒙面人也是怒气冲冲的喊到:“给我上!”一声令下,十几个蒙面人便一拥而上。只见宇文连城手中的长剑在修长的手臂带动下,宛如灵蛇出洞般刺进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一人胸膛内,借助这蒙面人为支撑又是凌空一脚,一人又被踹出了老远,一头撞在何文所躲的巨石上,“嘭”的一声,撞晕了过去。 看着眼前离自己眼睛只有几公分的蒙面人,何文额头上渗出几颗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应该是晕过去了吧,这家伙要是醒来看见我怎么办?”何文心里想着,看了看那些一倒不起的持剑护卫。“或许我就要去陪他们了。”想起刚刚这蒙面人还凶神恶煞的模样,何文还隐隐感到后怕。“逃是没可能了,外面还有更多的蒙面人。”着急的何文正当不知如何是好时,瞅见了手里的石头,接着敲他几下的念头涌上了何文的心头。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的何文,猛然举起石头,却犹豫了起来:“这又不是猪头,这是个人啊,要是打死了怎么办?”正当何文犹豫不决时只听见从那蒙面人喉咙里穿来了断断续续的*声。受到惊吓的何文顾不上那么多,心里叫到:“那就把他当成一个猪头吧。”然后扭过头闭上眼,握紧石头就在蒙面人头上狠狠敲了两下。何文转过头来看看这重归于平静的蒙面人,顿时放轻松了许多。 “接招!”带头蒙面人的一声大喊又把何文的视线聚焦在还在厮杀的战斗上。 长剑刚刚划过一蒙面人的脖子,双手持剑奋力一挡的宇文连城算是勉强接住了带头蒙面人的凌空一刀,两人就在僵持不下时,只剩一个还活着的蒙面人举起大刀就向宇文连城进行偷袭,眼看着大刀就要劈向宇文连城的头颅,躲在巨石后的何文大叫一声,用尽了全身力气,把石头砸向了真准备搞偷袭的蒙面人,那石头乘着何文的全身力气飞了过去,蒙面人应声倒地,石头正好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见自己攻击卓有成效的何文指着那倒底的蒙面人大叫到:“谁让你搞偷袭的,我最讨厌你这种人了!”。说完还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可何文哪里知道那还在僵持的两人正用何等诧异的眼光看着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尤其是带头蒙面人,见到自己精心操练的手下,竟然倒在了一块石头下!对何文诧异的眼光中又多了几分愤怒。 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的何文,又赶紧躲在了巨石后,还陪着笑脸说:“继续,你们继续。”已经缓过神来的宇文连城趁着带头蒙面人还对眼前发生的事云里雾里时,双手奋力一推长剑,只见一条优美的弧线下,带头蒙面人扔下大刀,双手捂着脖子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很快就一动不动了。收起长剑的宇文连城径直走向了何文,对何文这一身对自己来说甚是奇异的服装打量了起来。见宇文连城一直看着自己何文哆哆嗦嗦的说:“看在我刚才救你一命的份上,就放过我吧!” 语气里满是央求的腔调。 “你是异人!”宇文连城脸上漏出一丝喜色。直接忽略了何文的请求。 “什么异人,我就是个路人,我就路过 ,谁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何文边说还边往后退着。 正当宇文连城还想说什么时,那个趴在巨石上晕死的蒙面人,猛然跳起,挥舞着大刀,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叫到:“杀啊,杀!……”。刚刚退出几步的何文只恨刚才没有多敲他几下,眼前这个还没搞定,又来一个。何文选择了站到了还算面善的宇文连城的身后,又跟宇文连城讨价还价的说起了那一石之恩:“刚才我的石头救你一命,现在你报恩的时候到了啊!”。宇文连城微微一笑的说到:“救命之恩理应想报,更何况你还是异人呢!”说罢,手中的长剑就摆开了架势。 谁知那蒙面人可能是因为脑子还糊里糊涂,没有朝两人走来,而是走向了相反的方向,还在说着:“杀,杀啊!”。何文见状,大叫到别往前走了,但蒙面人哪听得到何文的叫声,还往前走着。终于,一声“啊”,蒙面人就掉入了五底的深渊。 何文不住的惋惜,手也在头上拍了拍。 见危险解除的宇文连城,收起长剑,双手抱拳,身躯微弓的说到:“在下宇文连城,和家父寻找异人已二十余年,今日一见也算了了二十余年的夙愿了。”宇文连城说完喜形于色。 经历了这血腥的场面,何文早就想赶快离开这鬼地方,见宇文连城对自己没有恶意,而且还如此恭敬,何文说到:“你先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啊!” 宇文连城认真答曰:“清酒镇外十里云水崖。” “清酒镇,为什么叫清酒镇呢?这名字怪有意思,谁给起的名字啊!”何文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听见这话,宇文连城娓娓道来:“清酒镇因盛产美酒,又以其清酒最为著名,闻名全国 ,绍兴十一年,高宗赵构为此亲赐镇名。” 何文念叨着:“绍兴十一年,赵构。”然后恍然大悟的叫到:“赵构,这是南宋啊!”

下一篇   第六章 小镇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