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命运的转折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四章 命运的转折

看到葛嘉禾的何文顿时感觉一种被欺骗的滋味涌上了心头,按照何文的想法,葛嘉禾应该是坐在观众席上为选手的精彩战斗、为能够触发绝杀技的我而喝彩的忠实粉丝啊!可此时的葛嘉禾是心安理得的接受着赞扬与掌声的C组优胜者,是能够触发绝杀技的《武林》高手! 小组赛彻底结束了,观众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观众席,刚才还万人空巷的大厅,这时只剩下了地上成堆的垃圾见证着先前的人声鼎沸。此时何文听完比赛负责人对明天决赛的规则详解后,坐在观众席的座位上等待专车的来临。静静坐在座位上的何文这时又想起了那个不知还有多少秘密的葛嘉禾。 列车上的偶遇 ,让何文在这陌生的城市和强大即生存的比赛中对着不甚了解、对现代网游却有如此之深见地的葛嘉禾产生了亲切感。而此时何文却像被抛弃在荒野的孩童,被“谎言”的狂风凌迟着满满全是友谊的胸膛。或许列车上瘦高个所说的那个Z市女高手就是葛嘉禾吧,何文不禁为自己的愚钝而撇了撇嘴。“我可以坐这吗,A组小组赛优胜者何文。”一个熟悉的声音透过了何文的耳膜。 何文当然知道说话的是谁,“如果比不想坐在别的地方,那你就坐这吧,C组小组赛优胜者葛嘉禾。”何文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说到。 葛嘉禾听明白了这回答中的不愉快,轻轻的坐到了何文的旁边,开玩笑的说:“怎么了,两天不见就对朋友这麽冷淡啊!” 何文冷笑一声,“朋友,难道你和你朋友之间全是谎言吗?”语气中已有了些嘲弄的味道。 “什麽意思,你说清楚了!”葛嘉禾对这莫名的“攻击”也有点生气的问。 何文凌厉的眼神,怒气冲冲的说:“你不是说你是《武林》的忠实粉丝吗,可今天的你是省排位赛的的前三名,是能够触发绝杀技的《武林》高手,隐藏你的身份,反正我不会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被何文凌厉的眼神和咄咄逼人语气愣了半天的葛嘉禾,一脸无所谓的说到“我当是什麽事呢,你不觉得这是你的问题吗?”葛嘉禾反攻道。 还没等到何文发表自己的疑问,葛嘉禾又开口到:“我是承认我是《武林》的忠实粉丝,难道你不是吗?至于我今天站在这比赛场上的事,当时你又没有问我是不是比赛选手,就像刚开始见面你也没说你是来参加比赛的一样啊!”葛嘉禾说完长长的舒了口气。 一语道醒梦中人,这时何文才意识道自己生气的理由这麽的不堪一击,巨大的羞愧让何文的脸红的像傍晚的虹霞一样,喉咙上下蠕动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在葛嘉禾的话中找不到一个漏洞来反驳。 葛嘉禾注意到了何文的窘迫,话锋一转:“其实我也该对你说明白此行的目的的,这样你就不会误会了,对不起了。” 面对葛嘉禾的台阶,何文顺势就说:“没事 ,都怪我没有搞清楚状况。”何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那我们还是朋友喽?”葛嘉禾试探性的问到。 “嗯”何文深深的点了点头。 这时葛嘉禾的手机响了,是专车司机的电话。 “我要先走了 ,明天的比赛可别手下留情哦”说罢就转过身准备走,刚走两步,又转过身来神秘的说:“明天可要留意B组优胜者邹凯哦,你大概没见识过魔枪的必杀技——幻影水幕吧,很厉害的哦。”说完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蹦跳着出了大厅。 “你错了,我不仅要注意邹凯,还要注意你啊,萧娘——森海夺魂。想想都期待啊!”何文心里想着。 何文拿出震动了好久的手机,看着几个未接来电,专车司机怕是早已等不及了吧。然后小跑着出了大厅,寻找着专车的踪影。 之后何文回到刚来的宾馆,把带来的东西打包好,在车上听见司机说主办方特意为小组赛优胜者准备了住处,这不禁又让何文感叹了主办方的人性化。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强壮的鸟儿要是想吃,早起的鸟儿都能吞得下! 来到住处的何文才知道今晚下榻的可是当地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刚进大厅直到进入房间,要不是有服务员的带领,何文不知要叫多少声才能表现内心的激动。一个人待在房间何文才无所顾忌的叫唤了起来,“哇!哇!哇塞啊!”何文像一个新生婴儿打量着五彩斑斓的世界般打量着眼前眼前的豪华套房。过了好久,兴奋感渐退的何文才安静的坐到了柔软的床上,拿出手机向爸妈报了喜讯,拉了好半天家常,何文才洗漱完投入了床的温暖怀抱,如此奢华,必须早早的享受啊! 第二天何文乘着专车沿着昨天同样的路线,到了决赛现场,还是那个A组休息室,只是剩下了何文一人而已。静坐的何文耳朵又响起了场外主持人的声音: “各位观众朋友们,还是我主持人肖恩,经历过昨天淘汰赛的激战,今天我们迎来了相信依然会带给我们惊喜的总决赛,为了比赛公平性,防止两人联手对其他选手的恶意伤害,所以总决赛的选手将会和他们的游戏角色在一个迷宫中寻找每个角色都有十个但只有一个是真身的对手,观众朋友们能想象到分别都有十个的魔枪、萧娘和天剑的同台竞技的壮观场面吗?接下来就有请我们的三位优胜者何文、邹凯、葛嘉禾进入比赛房间,精彩即将呈现!”主持人话音刚落,伴随的是场下爆发的热烈的掌声和尖叫声,瘦高个和“高原红”在人群中大声叫着何文的名字,或许小组赛一站,让他们才认出那个和自己同坐列车的人竟然是比赛选手,而且凭借绝杀技挤进了总决赛,立刻就陷入了对何文的崇拜中去了吧! 往比赛房间走的何文看了一眼场下的观众,同样的壮观,人数只增不减!“比赛马上开始,请选手做好准备。”系统想起了提示音,何文松了松手指,戴上耳机,总决赛开始了! 进入比赛的何文才发现迷宫中的宇文连城像置身于小巷中,曲曲折折的前进方向,谁也不知道下个转角等待的是不是刺向喉咙的利器!小心翼翼的何文转过了一个又一个心跳的转角,终于一个银身铠甲,手持浪子金枪的魔枪向自己飞奔而来,“不会这么背,一下就碰见个真身吧!”眼前的形势容不得何文多想,“啪啪啪”一个低级技能 绝世一剑向眼前的魔枪迎面飞去,只间受到攻击的魔枪立刻化为一缕轻烟飘散而去。“幸亏是个假的。”何文放心的说到。“幻象如果就这般水平,随便攻击一下不就行了。”何文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暗暗的点了个赞,可有一个转角过后何文就发现自己的想法甚至有致命的危险!只见何文和一萧娘过招时,背后突然出现个魔枪释放着低级技能准备给何文来个突然袭击,“不好!”眼疾手快的何文大感不妙,“啪啪啪……”一连串的键盘声下宇文连城先是一个中级技能向萧娘进行攻击,不见萧娘状况如何,一个疾风快攻宇文连城就以连连剑刃在魔枪那银身铠甲上游走了一遭。之后宇文连城一丈跳外,看他们作何反应。幸运的是两个都是替身,一蓝一红两缕轻烟飘散开来。而宇文连城也没能全身而退,魔枪的攻击也让他受了伤。此时的何文也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继续前进的何文接下来也遇到了几个不太麻烦的魔枪与萧娘,接近尾声的比赛更让何文提心吊胆了起来,细细算来,幻象魔枪和萧娘遇到已有十几个,这就意味着剩下的几个必定有真身!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危机就在眼前,只见一魔枪向早已发现的宇文连城释放着高级技能——瀑流爆钻,尖利的水刃以向宇文连城迎面而来,如果是这倒还好说,可魔枪的后面还有一萧娘也正释放着高级技能,黄沙正向两人扑来,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眼前的危机让何文只好使出杀手锏来应付了,两个高级技能的攻击是自己任何普通技能无法阻挡的,况且是还受了伤的宇文连城!“啪啪啪……”只见罗刹剑变得血红,宇文连城腾空而起,长剑顺时一挥,一条赤龙咆哮而出,是古刹龙吟!赤龙向迎面而来的水刃一个撕裂,身后的魔枪也在攻击下退出百米开外,赤龙余威不减,穿过漫天黄沙一个巨大爆炸身后的萧娘也在片片虹霞中倒下。危险解除了!长舒一口气的何文正准备继续前进,却发现了异常,两人没有化作轻烟,何文心头“咯噔”一下,难道…… 只见系统传来“游戏结束”的声音,何文竟误打误撞消灭了两个真身!突如其来的结果让何文坐在那里不知所措。场外观众俨然也是被惊讶了,结局不应该是绝杀技的终极对决吗!这时观众席中有人率先鼓起了掌,随即而来是排山倒海的掌声,人们更愿意相信是何文的精密计算,给了对手致命一击! 接下来是光荣的时刻,何文在掌声中举起了省排位赛奖杯,恍恍惚惚中走下了领奖台,恍恍惚惚中完成了冠军的一切。 何文坐在人去楼空的观众席上发呆,这时迎面走来两个人,是葛嘉禾和邹凯,接着就是让何文觉得刺耳的恭喜声“恭喜啊,何文,不,应该是冠军!”葛嘉禾笑着说到。站在一旁的邹凯也随声附和道“恭喜,恭喜。”谁知此时的何文站起来,放下奖杯,支支吾吾的说:“我想和你们、和你们再比赛一场,这场比赛我胜之不吾,我要的是绝杀技的终极对决!”何文的表情显得坚定不移。 葛嘉禾和邹凯相视一笑,邹凯说到:“这就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绝杀技谁的更胜一筹,我们也想看个究竟。” 何文如愿以偿,三人便开始商量再战时间。 两人先行离开后,何文也准备回酒店,这时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追上准备离开的何文,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玉石吊坠,说是比赛奖品,接过吊坠的何文辞谢后就上了专车。车上何文自己打量着吊坠,和平时的吊坠几乎一样,只是在阳光的照射下,玉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般。把吊坠带在脖子上的何文焦急的看着手表,他的心思可在三人再次约战的事情上。 回到酒店的何文急切的打开了电脑,登陆游戏,瞧着私信消息,先前三人互留了账号,坐在电脑前的何文盯着手表的时针,21点,“时间到了”何文解放般的说到,只见此时的宇文连城前多了两个人,魔枪和萧娘。“看看谁的绝杀技更厉害吧”,何文敲打着键盘不知不觉古刹龙吟以操作的如此纯熟,可此时一切似乎都停止了下来,宇文连城没有预定的一跃而起,何文胸前的吊坠发出耀眼的白光,何文下意识用胳膊挡住了眼睛,之后像是跌入了无尽的深渊般,身体毫无支撑点,眼睛也睁不开来,“发生了什麽事情!”何文的呐喊声像是回击在无边的旷野一样,向外扩散开来……

下一篇   第五章 宇文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