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三十三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何文所拿的照片就是去在列车中偶遇的葛嘉禾和自己所照的照片,照片上的何文只是微微一笑,葛嘉禾还是那身运动服,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风中微微的飘动,照片中的葛嘉禾笑的开心,想是与何文这初次见面心里是真心的高兴。但是,为什么照片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木音山庄啊!何文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就是葛嘉禾也和自己一样,穿越到了南宋! 这时红衣少主来到了何文的背后,对何文好奇的问到:“你是谁,在这里干什麽?”何文就像没听见一样,拿着照片对红衣少主激动的问到:“这照片上的女孩是不是在这里!”红衣少主看了看,脸黑着说到:“我凭什麽告诉你?”何文听出了这话里隐藏的意思:葛嘉禾就在木音山庄! 何文像发疯了一样,拿着照片在庭院里对着这几层高的木质楼阁里大叫:“葛嘉禾,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啊!葛嘉禾!……” 这时宇文连城和杨沫也回到了木音山庄,只不过杨沫的胳膊不知为什么有一道无大碍的剑伤,两人对何文这样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很是疑问,宇文连城就走过去对着因为大声喊叫已经脸通红的何文问到:“何文,你在叫谁啊?”何文兴奋的拿着照片对宇文连城说:“看!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人!葛嘉禾啊!”然后就又对着楼阁喊了起来!宇文连城当然知道照片上和何文一样穿着对他来说算是奇异服装的女孩就是葛嘉禾,她和何文一样都是那个神奇的年代来的人。 这时宇文连城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怎么又有一个异人!红衣少主显然已经对何文的叫喊不耐烦了,刚想过去制止何文,只听见内堂内一个柔弱的女声叫到:“何文,真的是你啊!”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淡红宽衫的女孩,长发披肩,脸上洋溢的是又惊奇又兴奋的笑容!“葛嘉禾!”何文虽不忍得这身衣服,可认得这张俊俏的脸庞,对面的就是葛嘉禾啊!何文激动的跑过去,见状,葛嘉禾也是像何文跑过来,长发顺时就飘散了起来。何文跑过去刚站下来,迎面而来的葛嘉禾就一把抱住了何文,还带着哭腔的说到:“原来你也在这里,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到了这陌生的地方,萧娘告诉我这里竟然是南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何文听葛嘉禾说萧娘,就下意识看了看站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的红衣少主,嘴里嘟囔的说了句:“我说看着怎么这麽眼熟,原来是萧娘!”正等着何文安慰的葛嘉禾听何文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这句话,立马松开了何文,娇气的对何文说:“我一个人都在这快吓死了,你不问问我,只想着萧娘,你不怕她的梦死萧声要了你的命啊!”说完还没好脸色的瞅了何文一眼。 何文知道葛嘉禾生气了,陪着笑脸的说到:“我不是那个意思,现在你看,我不是也在这里吗,以后你再也不用怕了!你看,他是天剑门的少主,你说巧不巧,他也叫宇文连城!”何文指着宇文连城对葛嘉禾兴奋的说到。葛嘉禾听何文这麽一说,看了看宇文连城,宇文连城也对葛嘉禾点头示意了一下。葛嘉禾转身就把何文刚才的冷淡忘的一干二净,对何文说到:“怎么回事啊,网游中的一切好像都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眼前,这就是萧娘!”葛嘉禾看了看眼神已经不在他们这里的萧娘说到。何文刚想对葛嘉禾说些什麽,就听萧娘有些愤怒的说到:“你就是天剑门的少主!”听这话的语气何文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转身只看见萧娘拿着红萧在一步步逼向宇文连城! 旁边的杨沫警惕的握紧剑,跟着宇文连城一步步的向后退。宇文连城脸上的惊讶之色,充分暴露了他的内心想法:初次见面,怎么搞得像有深仇大恨似的! 葛嘉禾也是感觉大事不妙,跑过去拦下萧娘说:“萧娘,是不是有什麽误会啊,你们俩只不过是初次见面啊!”萧娘充满怨恨的说到:“怎么会有误会,若不是他父亲宇文桑延当年潜入我木音山庄杀了不少门徒,还打伤了我娘,我娘怎么会在决战时被杀,他们天剑门早就和铁血盟合起伙来想要消灭木音山庄!今天我就要报仇雪恨!”萧娘推开葛嘉禾,就冲向了宇文连城,葛嘉禾一个趔趄就退后去,被何文搀扶住。何文扶葛嘉禾站好,刚想去给萧娘解释解释,宇文桑延怎么会干出这样的卑鄙勾当时,只见宇文连城面对萧娘的攻击既没有躲也没有还击,竟是拿起银罡剑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眼睁睁看着萧娘向自己冲来,杨沫见到宇文连城此举也是大吃一惊,对宇文连城说到:“你疯了吗!” 萧娘也是没有想到宇文连城会有此举,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宇文连城。宇文连城见萧娘停了下来,语重心长的说到:“我不知道姑娘为什么会说家父杀你木音山庄门徒还打伤上官前辈之事,但我相信家父绝不是如此卑鄙小人,若是姑娘今日执意认为当年的事是家父所为,不用姑娘动手,连城自己当血贱木音山庄,只为保全家父和天剑门的名声!”说完就想引剑自刎之际,杨沫夺下了银罡剑对宇文连城生气的说:“你以为自己死了就能洗刷天剑门的冤屈吗?弄不好还会落下个畏罪自杀的话柄,当务之急是解清楚这之间的误会,这显然就是铁血盟的阴谋啊!” 何文也是说:“杨沫姐姐说的对啊,你忘了你虚空秘洞的书信,你来的目的就是解开当年解盟的原因啊!”葛嘉禾听完何文的话,疑惑的问到:“什麽虚空秘洞?什麽书信啊?你们到底经历了什麽事情啊!”何文就向葛嘉禾和萧娘讲了一遍他们在虚空秘洞中发现书信以及书信里的内容。到了,还对萧娘说了一句:“刚才围攻我们的无珏乃是铁血盟的易容高手,他随随便便就可以换成宇文桑延的样子,我们可是见识过他的厉害啊!” 经过这麽多人的劝说,萧娘也是动摇了起来,但还是为了面子弱弱的说到:“谁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何文见萧娘冷静了下来,就又说:“只要再遇到无珏,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不信他不说真话啊!”葛嘉禾听完对何文说:“这麽久不见怎么变的这麽油嘴滑舌了起来!”何文只是对着葛嘉禾傻笑,这傻笑顿时把紧张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不少! 萧娘也是见着台阶就顺势下的说到:“宇文连城,今天就算是我冲动了。但是,如果事实不像那小子说的,到时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完就背对着宇文连城转过身去。杨沫把那银罡剑捡起来递给宇文连城,对他一个如释重负的样子。 葛嘉禾似乎是对萧娘叫何文“小子”觉得不妥,就对萧娘说:“萧娘,他可不是什麽“小子”,他和我一样,可是你们说的异人呦!”何文听完也是自信满满的对萧娘说:“你问连城,他的虚空魅影可是我起的名啊!” 萧娘期待的看向宇文连城,宇文连城说:“看来是上天注定要我们有他们这异人相帮,解开二十多年前的谜团。” 萧娘想必知道了宇文连城的意思,对自己刚才的冲动更加的后悔了起来。 何文见误会渐渐解清了,笑着对葛嘉禾和萧娘笑着说到:“客人来了,不请进去坐坐吗?”葛嘉禾对着萧娘说:“萧娘,客人都这麽说了,你看呢?” 接着就是和何文会心的笑了起来!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相片

下一篇   第三十四章 解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