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木音山庄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八章 木音山庄

何文倒是没有惊讶网游中的中级技能——虚空魅影被宇文连城用的如此出神入化,反正经过了疾风快攻和一剑绝世,何文已经见怪不怪了。惊讶的是自己睡一觉的功夫,宇文连城就参透了虚空魅影,这可是宇文桑延在这虚空秘洞中苦思冥想了大半月都不曾达到的高度啊! 杨沫对于宇文连城用虚空魅影破门而事,没有被获救的喜悦,那脸色由最初的不可思议,逐渐变的忧虑了起来!到底为什麽会这样只怕只有杨沫自己知道了。 三人走出了虚空秘洞,何文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抚摸,宇文连城不知道是因为出了洞还是因为参透了虚空魅影,心情也是好了很多。何文返回来看了看石门,好家伙!这厚重的石门竟然在虚空魅影下变成了细碎的石块!细心的何文发现原本在石门圆形凹槽中的铜器在这一堆石块中已经不见了踪影,不是说晚上不会有人来这吗? 何文过去对宇文连城说:“连城你是怎么参透虚空魅影的?” 宇文连城说:“我正想这一招应该叫什麽,你就给取好名字了。”宇文连城对何文笑了笑接着说:“说出来或许你们不信,这虚空魅影的关键就是这虚空秘洞的洞顶!这虚空秘洞的重点不是秘洞二字而是洞顶的虚空幻象!” 杨沫赶紧问到:“洞顶不是只有发光的石头吗?哪来的什麽幻想啊!” 宇文连城接着说:“这就是我接下来说的。昨晚如果说我是在洞外见到夜晚的星星月亮的话那倒不会引起我的注意,引起我注意的是出现在洞顶的星星月亮!”宇文连城没注意何文和杨沫难以置信的神情接着说:“联想到这秘洞的虚空二字,我闭上眼仿佛置身于无边的夜幕中 ,心无杂念、快意逍遥,等我在睁开眼,洞顶又恢复了洞顶原先的模样,我想我已经参透了虚空二字的真谛。面对石门我又想象着虚空的感觉,手里变不由自主的舞起了剑,最后的一劈我感觉劈的不是石门而是现实与虚空的分界线,没想到石门也应声而破了!”说完的宇文连城似乎还是沉醉于虚空的感觉中,嘴角只是洋溢着微笑。 “看来这虚空魅影强调的是虚空的感觉,那洞顶怎么会出现星星和月亮呢!”何文看向宇文连城。 “或许那真是洞顶发光的石头制造的幻想吧,要不最后又怎么会不见呢!”杨沫面无表情的说到。 “也许是吧,但是虚空魅影已经领会了,再探讨也没有什麽意义了。”宇文连城淡淡的说。 何文点点头。接着又说:“接下来我们去哪,找无珏把《异界札记》抢回来吗?”何文看向宇文连城征求他的意见。 “不,事实证明《异界札记》丢失的那几页不在无珏的手里,被抢的《异界札记》只不过是丢失了最重要部分的残卷,没必要为这去花费时间寻找他们的踪迹。”宇文连城严肃的说到。 “那我们干什麽去,不能总待在落地崖上吧!”何文小声的说到。 杨沫这时说到:“听说过木音山庄吗?” 何文胸有成竹的说到:“那是和天剑门一样,奇迹般崛起的门派!” 杨沫点点头接着说:“那你知道木音山庄创始人的事情吗?”接着就看向了何文。 何文挠了挠头,表示不知道。这时宇文连城说:“这我到是略有耳闻!”接着说到:“木音山庄位于广袤的森林中,相传木音山庄的创始人乃是一对夫妻。男的叫萧鼎新,女的叫上官筱菲。萧鼎新玉树临风、上官筱菲柔情万种,是江湖知名的侠侣夫妻。关于他们创立木音山庄倒是有一个颇为传奇的故事。刚刚成立的木音山庄实力是非常的弱小,为了避免被其他门派吞并的命运,萧鼎新和上官筱菲走进了凶险的恶沼森林。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兵器!说恶沼森林凶险绝不是夸大其词,恶沼森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不仅有着吞噬一切的沼泽,而且森林中还有凶猛的野兽守护着神奇兵器。萧鼎新和上官筱菲在森林中寻找了十几天,不知道逃脱了多少沼泽的魔手,没有找到神奇兵器,但却与一只巨蟒起了冲突。萧鼎新和上官筱菲使尽了招式,但是根本伤不了巨蟒坚硬的鳞片,巨蟒也是丝毫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接下来我说,我最佩服萧鼎新这一壮举了!”杨沫抢过了宇文连城的话茬激动的说。 “因为上官筱菲怀有身育,萧鼎新不想自己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与自己一起葬身与巨蟒的血盆大口中,自己竟舍身一跳自愿葬身蛇腹中,那巨蟒也是十分乐意主动送上门的美味,一口就把萧鼎新吞入腹中。可他哪知萧鼎新的用意,还没有完全被蛇液腐化的萧鼎新奋力用长剑刺透了巨蟒的肚皮滑过了数丈长的伤口,巨蟒痛苦的叫声穿透了整个恶沼森林,躺在了地上等待着生命的终结。上官筱菲走进巨蟒,已找不到萧鼎新的综影,但在巨蟒的伤口处发现了掉落的神奇兵器。上官筱菲原本想拿着兵器一走了之,但怜悯之心让上官筱菲做出了一件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上官筱菲运用森林中能利用的东西,竟然帮巨蟒缝起了伤口,并给这不知能不能听懂人话的巨蟒承诺:神奇兵器只要忙她强大了木音山庄后便立即归还!”果然 ,上官筱菲在两年后使木音山庄强大了起来,但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独自重入恶沼森林,去向那巨蟒归还神奇兵器。找了好久,上官筱菲也没有见到巨蟒的身影,以为当年的剑伤要了巨蟒的命,不禁黯然神伤了起来。便想着以一曲萧声祭奠巨蟒。萧声在恶沼森林里久久回荡,熟悉的叫声在上官筱菲的耳边回荡,那巨蟒没有死,更让人惊奇的是巨蟒似乎知道上官筱菲救了它的命,并信守承诺,前来归还神奇兵器,对上官筱菲也是变得友善了起来。以后多年上官筱菲多次与这巨蟒相见,竟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友,上官筱菲也是常向它诉说心中苦闷,简直就把巨蟒当成了人来看!” 杨沫讲完后神情凝重,不知在想些什麽。何文听完心里也是久久不能平静。萧鼎新对妻儿的爱使他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怜悯之心让上官筱菲忘记了仇恨救了杀夫的巨蟒,感恩的心居然让不懂人情世故的巨蟒忘记了失去守护兵器的恨意,与上官筱菲结为好友。这股股的正能量冲击着何文在现代已有点冷硬的心! 缓过神的何文有点莫名奇妙的问:“我是问我们接下来去哪,你们给我讲木音山庄的发家史干什麽?” 杨沫敲了敲脑袋有点无可奈何的说:“接下来就去木音山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