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虚空魅影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七章 虚空魅影

宇文连城看着何文在打坐台上起来坐下,心想的是这声音从哪里来的。所以让何文又坐在了打坐台上。就在这打坐台周围转悠了起来。最后在打坐台的后面发现了一个暗格,把东西拿出来后才发现是一封信。 这打坐台也是设计的极其巧妙,有重物压在上面时,这暗格就会打开。重物消失时,暗格又会落下,和打坐台的周围容为一体,要不是打开时“咔嚓”的声音,就是何文坐在上面,也不会发现什麽异常。 “连城,你找到了什麽东西啊!”何文坐在打坐台上对身后的宇文连城说。 “好像是一封信!”宇文连城边说边打开来看。 出于礼貌,何文没有凑过去看信的内容,杨沫也是识相的站到了一旁。毕竟这地方是宇文桑延的闭关之所,这信相必也是留给宇文连城的吧。 良久,宇文连城把信又塞回了那暗格中,因为何文坐在打坐台上一直没有起来,所以,暗格也是一直开着的。 “信上说什麽了?”杨沫说到。 宇文连城说:“信是家父留下来的,说是在决战来临之际,家父曾在这里参悟新的绝招。但是在赴决战之时,也没有明白其中的玄妙!” “那一招叫什麽?”何文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信上没说,怎麽了?”宇文连城对着脸色不好的何文问到。 “没什么,没什么!”何文尴尬的笑了笑。他总不能说,按照网游技能的高度来说,一剑绝世之后你说的这一招应该是虚空幻灭吧! “那信上有没有说剑譜在哪,或者该怎麽修炼?”杨沫也是极其关心这一招的说到。 “家父不曾提起剑譜这件事,相必是没有的,要不家父也不会在这洞里待了近半月 ,也没有参透啊!”宇文连城顿了顿接着说到:“倒是信里说这招也是出自《异界札记》!” 何文纳闷的说到:“我们手中的《异界札记》也没有提及别的武学招式啊!”何文想了想,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的说到:“那肯定是《异界札记》丢失那几页记载的!” 宇文连城也是这样认为的说到:“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还有,或许《异界札记》丢失的那几页或许不在无珏的手里,有可能是家父撕下的!” 何文正想和宇文连城讨论讨论宇文桑延为什麽要撕下那几页时,杨沫却吃惊的问到:“你们手中的《异界札记》不是残卷吗?为什麽又会少了几页?” 面对杨沫的疑问,宇文连城觉得现在既然在同一阵营中,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就向杨沫说了发现《异界札记》丢失几页的经过。 杨沫经宇文连城这麽一说,说到:“那这样你们推断的就很有道理了,这麽一来铁血盟夺取的《异界札记》不仅是残卷中的残卷,而且也没有什麽大的用处了!”宇文连城两人的神情告诉了杨沫她的话很正确。 何文和宇文连城在讨论宇文桑延为什麽要撕下那几页的时候,杨沫并没有对自己想法正确而高兴,却是神情古怪的在想着什麽事情。 宇文连城和何文的讨论无果,便让大家先行休息,睡醒了再想那一招和《异界札记》丢失那几页的问题。 何文累了一天,得知要睡觉时就窝在打坐台上睡了起来,宇文连城和杨沫各自在洞中的角落找了一个角落,靠在角落里都闭上了眼睛。 可此时的宇文连城根本就睡不着,面对父亲的信中不止自己刚刚说的内容,还有那连父亲都没有参透的绝招,宇文连城觉得肩上的任务更加艰巨了起来。此时他更加渴望的是那一招的线索,如果真的可以领会了其中的奥秘,宇文连城完全可以有实力超越自己的父亲,复兴天剑门真的就是指日可待的事了! 想到这宇文连城睁开了眼睛,面对着像浩如星海般的洞顶,宇文连城发起了呆。如果自己不是天剑门的少主,就不用担负复兴天剑门的重担了。在退一步说如果自己根本就不是身在武林中的人士,做一务农闲汉,做一商业大贾,没有武林的血雨腥风。最好是能像这洞顶的星星和月亮般没有人情世故才是最好!一时间,宇文连城想入非非,低下头直笑自己的想法:人怎么可能变成星星和月亮呢!一刹那间,宇文连城的笑容僵直在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疑惑与惊恐! 宇文连城立马站起来,对着洞顶看的出奇,宇文连城敢肯定,不是自己眼花,不是洞顶发光的石头,他敢十分确定自己看到的真是如夜幕中的星星和月亮! 宇文连城只觉得毛骨悚然,虽说外面肯定是黑夜,但是这落地崖内怎么可能看到外面的景象,难道洞顶不在了吗?不可能,如果说洞顶不在了,也就是说整个落地崖也不见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入今,宇文连城能告诉自己的理由就是:这洞顶奇怪的星星和月亮就是父亲参不透那一招的关键! 宇文连城看着洞顶的星星和月亮,不知道这和那一招有什麽关系。又想到自己心中的苦恼,不如就想象着到这星星月亮只间走上一遭!宇文连城闭上眼睛仿佛置身于浩瀚的夜空中,星星作伴,月亮相配。忽而,银罡剑从夜空中那一边飞了过来,宇文连城抓住它,在夜幕里舞起了剑,吓得星星和月亮都离得他远远的,直到不见了踪影。宇文连城睁开眼睛,洞顶也以不见了星星和月亮,宇文连城看了看手里的银罡剑只是笑了笑。 等杨沫和何文睡醒时,宇文连城就催他们出洞,说这洞以没有什麽值得探索的了。杨沫和何文纵使疑问,但还是和宇文连城上了那一人高的石阶上,走进了狭长的小道。走到尽头时,让他们吃惊的是原本还有能容人弯腰通过的石门居然不知道在什麽时候落下了! 宇文连城到没有何文那麽不知所措,至于杨沫更是十分镇定。宇文连城说到:“你们退后!”何文以为宇文连城又要用一剑绝世来硬破了石门,就示意杨沫离的远一点,自己也站到了自认为安全的距离。 谁知接下来宇文连城没有像何文预想的那样爆发出一剑绝世,而是气定神闲的舞起银罡剑,剑术看似凌乱不堪,有气无力,但是在微弱的光线下依然可以看到剑上的气流涌动,宇文连城的身影也渐渐的变得鬼魅了起来,到最后竟然看的像有好几个宇文连城在舞着银罡剑,何文和杨沫在小道里直觉的有什麽强劲得风在迫使着自己往后退,眼前众多的宇文连城一个灵活的后翻银罡剑一时间呼啸一声向石门劈去,石门轰然倒塌,强烈的阳光照的何文和杨沫睁不开眼,宇文连城就在那强烈的阳关中只说了一句:“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何文更是觉得后背发麻,心里说道:“果然就是虚空魅影!”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