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进洞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六章 进洞

听见何文的嘟囔声,杨沫带点好笑的声音说:“怎么可能嘛,你是不是看花眼了。”然后就又在那石壁上摸索起来。 宇文连城也是说:“何文,你怎麽这麽说,铜器我一直拿着,也没有发现上面的花纹会动啊!”宇文连城看着同样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何文。 何文接过宇文连城手中的铜器,在手里看了半天,然后说:“不对啊 ,每一块铜器上的花纹拼成一块,应该是很匀称的才对。但是 ,你看这一个,这一个,都是倾斜的啊!”边说边指着两块铜器说。 宇文连城听何文这麽一说,拿过来看了看,充满了惊奇的说到:“真的啊,第二、第三个铜器上的花纹真的是斜的!”听宇文连城都这麽说,杨沫也走了过来。 看了一会,杨沫说:“就算是斜的又能怎么样 ,不如我们拿这铜器在岩石上胡乱试一试,说不定就正好找到了什麽凹槽呢!” 宇文连城觉得也对,就拿着铜器向石壁那走去。忽然,宇文连城站在原地不动前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铜器上的花纹。 杨沫问道:“怎么不走了?”宇文连城说:“花纹又动了!”杨沫和何文一听,赶紧跑到宇文连城旁边,看了看铜器上的花纹,立马大吃一惊!原来刚才只是第二、第三个铜器上的花纹是倾斜的,现在第一、第四个铜器上的花纹居然也变的倾斜起来。 何文想了想,拿起了宇文连城手里的铜器在山壁前走动了起来,何文不可思议的叫到:“你们倆快过来看!”宇文连城和杨沫跑过来一看,花纹又倾斜了好多。 何文猜测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同期是经过磁化了的,而眼前的落地崖有磁场的波动,准确点说是云虚秘洞里有磁场的波动!而且……”杨沫迫不及待的问到:“而且什麽,你快说啊!”何文继续答到:“这铜器应该不是钥匙,花纹应该是铜器上的机关,当所有的花纹重叠在一起时,他所指的方向应该就是云虚秘洞的入口处。”何文又看了一眼:“这简直就是一个改造过的罗盘啊!”不禁感叹到。 “接下来怎么做,才能找到入口!”宇文连城似乎已经认同了何文的猜测。 何文泯泯嘴,说:“我来试试吧!”然后就在山壁前走动了起来。果然如何文猜测般 ,铜器上的花纹跟着何文的移动而移动。宇文连城和杨沫就在一旁看着这个不会武功但是脑子还算灵敏的何文,云虚秘洞的入口 救寄托在何文身上了! 何文果然不负众望,当他在来回走动的过程中,再一个方位前花纹全部重叠在了一起,何文对宇文连城说:“连城,就是这!” 宇文连城拔出银罡剑来,让杨沫他俩走远一点,银罡剑起宇文连城转身一劈,一剑绝世的银色利刃吹动着地上的落石滚动了起来,就径直向何文所指方向劈去。何文心里惊叹宇文连城已经能够如此容易就能把一剑绝世爆发出来杨沫看着那到霸气的银色利刃,也是心说这一剑绝世的厉害。 银色利刃对那石壁碰撞而去,只听那石壁“轰……”一阵巨响,在外层的岩石裸露出来的竟然还是一道看似厚实的石门!宇文连城皱了皱眉头,像那道石门走去。何文与杨沫也像石门走去。幸好这道石门上有与铜器相吻合的圆形卡槽,何文把铜器放了上去,只听见内部一阵机关的声音,石门竟然缓缓的升起,升到了能荣纳一个人弯腰通过时就停了下来。杨沫这时开心的对何文说:“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吗!”然后就紧跟宇文连城进了石门。何文笑了笑,在即将进入石门时,他看着打开铜器的石门,要是有人在外面把铜器去下来了,不就是进得去,出不来了吗! 已经进入了石门的宇文连城在石门口对着何文说:“放心吧,天已经黑了,这地方不会有人来的!”何文看看天,确实已经黑了,就进入了石门里。 三人进入石门后,先是通过了一段狭长、乌黑的小洞,见前面渐渐有了亮光,最前面的宇文连城说:“好像是到了!”等三人依次跳下了一个人高的落差到达洞里面时,三人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没想到这里是一个诺大的天然洞穴,不知为什么, 虽然几十年这里没有人来过,洞里的空气也是很新鲜的,和外面的空气差不了多少。更神奇的是这洞顶上布满了会发光的小石头,积少成多下让整个虽没有点灯的洞穴不宛如白昼但也能让人把洞穴里的一切看的清楚。三人走到了洞穴的中央,有一个石制的坐台,或许这就是宇文桑延打坐的地方吧。接着周边散落的都是生锈的兵器。见没有其他的东西后,三个人都分开来寻找看看还有什麽有价值的东西。 何文原本以为像这麽难找的洞穴,里面应该会有很宝贵的东西。比如很厉害的武功秘籍,比银罡剑更厉害的宝剑,说不定还真有罗刹剑这把剑呢!可是眼前的除了散落的兵器就是一些从洞顶落下的石块,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了。何文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一天翻山越岭不禁让他像坐下来休息一下,就下意识的走向了那个石制的打坐台。 何文刚坐到打坐台上,“咔啦!”一声,让刚坐到打坐台上的何文像坐到热锅上一样立马站了起来,这一声在这寂静的洞中也引来了宇文连城和杨沫的注意。两人停止了向周围的寻找,向何文走过来,三个人就对着打坐台观察了起来。 “你怎麽动的,它就发出声音了!”杨沫对着何文说。 “我就刚坐上去,他就出来响了!”何文有点无辜的说。 “那你再坐上去,看看它还会不会响。”原本杨沫只是逗何文玩而已。没想到何文真的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又是“咔啦”一声。何文非常平静的对杨沫说:“就是这样啊。” 在旁观察的宇文连城对何文说:“何文,你在坐一次诗诗。”何文非常乐意的坐了下去,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何文刚想起来,宇文连城说:“别动,这下面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