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云虚秘洞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五章 云虚秘洞

杨沫在破庙里经过宇文连城一番慷慨激昂的阔论,正式加入了宇文连城、何文的队伍,在宇文连城养伤的这段时间,宇文连城向他们说了说自己对这铜器用处的一些看法。 在无珏用两条软剑折成弯弓状的时候,宇文连城见那弯弓状的软剑下意识间就想到了自己手中的半圆状铜器。双珏的夺命园舞 ,在弯弓状的软剑中能让万剑齐发奏效完全是充当了一个钥匙的作用,想到这宇文连城对两人说: “双珏的夺命园舞,既然充当的是钥匙的作用,说不定这铜器也是什麽钥匙呢?”宇文连城拿着已经拼好的圆形铜器对两人说道。 “或许吧,但是这圆形铜器是开什么东西的呢?”刚加入队伍的杨沫也积极的发表着自己的问题。 正在宇文连城苦思冥想之际,何文说到:“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想,既然这铜器是由天剑门的四大护法的后人一人一半的,也就是说这铜器要打开的东西肯定是四大护法共同知道的。当然,也不排除你爸也知道!”何文对着宇文连城说。 “你想想,天剑门有什麽只有四大护法和宇文老前辈才知道的东西。” “要是只有连同家父五个人才知道的东西,我又怎么会知道呢?”宇文连城无奈的说。 “或许钥匙不是要打开什麽东西的呢,再退一步说这铜器或者压根就不是什麽钥匙呢!”何文对宇文连城的看法提出了质疑。 “这铜器既然是由四大护法分开保管的,就是说要用这铜器就得四大护法都在才行。不一定是什麽东西,还有可能是去什麽地方呢!”杨沫对何文的话进行了进一步的推理。 “要是说得四大护法都在才行,那个东西或地方不一定是只有他们知道的,还有可能是天剑门的人都知道,而缺少了四大护法不能达到目的。”宇文连城觉得他们离事实越来越近了。 “天剑门都知道但是都不会去找的东西或地方……”杨沫嘟囔了一句。 而后三人恍然大悟的同时叫到:“禁地啊!” “但是天剑门没有什麽禁地啊!要是大家不奇怪的地方,应该我也会知道的。”宇文连城否定禁地的可能。 “你想想有没有什麽地方,你知道但是也不会觉的没有什麽不对头的,觉的很合乎常理的。”何文尽量给宇文连城点启示。 宇文连城低头看看这铜器,想了一阵说出口的是:“云虚秘洞!” “那是什麽地方,怎么没有听说过!”杨沫好奇的问道。 “那是家父为了那时即将到来的决战,秘密练武的地方,因为那时天剑门已经风雨飘摇了,所以大家也都没想过那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宇文连城似乎已经认定这铜器的秘密就是云虚秘洞了。 “那它在什麽地方呢?”何文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只知道它的大致方位是天剑门的后山落地崖,但是那落地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陡峭的很,怎么会有什麽秘洞呢?”宇文连城皱起了眉头。 这时杨沫站了起来,拿上了剑,宇文连城和何文都好奇的看着她。杨沫说道:“既然是秘洞,怎么会那麽容易就让找到呢!到底是不是那落地崖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觉得有道理,就收收拾了东西,像落地崖进发了。 为了尽快到达落地崖,他们选择了难走的山路,翻过破庙后的那坐山,不知道要比走大路会快上了多久。反正在丰寒乡的那匹骏马早就在与大战中吓得跑了,因为杨沫对这附近的山路极其熟悉,这次就由杨沫带路。在现代住习惯的何文,平时想爬山都得去旅游景点花钱才能爬成,自从穿越到了南宋来爬了秦岭,现在又是爬山,何文真不知道现代化的那边,有山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因为有了上次爬秦岭的经验,而且这山路也没有秦岭的陡峭,何文觉得也没有多么费劲,咬咬牙倒也能跟上宇文连城和杨沫的速度。可是相比他俩人何文可是汗流浃背,明显的气喘吁吁啊! 快到黄昏时,他们直接绕过了天剑门的旧宅,趟过了一条不太湍急的河流,沿着一条因常年无人走过而杂草丛生的小路越走越高,何文小心翼翼的尽量靠里走着,生怕走到边缘因土质疏松踩空掉落下去。 到了落地崖,三人才觉得真是名付其实。只见那陡峭的山壁因为碰撞挤压生出一块较为平坦的山体宇文连城他们经过小道就只能走到这里了。站在这向上望去根本就是光秃秃的峭壁,偶尔有小的落石滚下来外跟本就没有任何有秘洞的迹象。而且整个山体都是坚硬的岩石,连点草都没有机会在岩缝里生根发芽,要是不知道秘洞的具体位置,根本就看不出哪有一点异常的现象。 三人到了落地崖,分开在尽量能够的着的地方,查看岩石上有没有什麽圆形凹槽之类的,能够放下圆形铜器。但是三人把能够的着的区域和在一起,也没有什麽圆形凹槽,就是连一个不规则的凹槽都没有!难道凹槽在上面的哪个地方吗?这光滑的像镜子的山体,秘洞在上面也太不现实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最后的余辉眷恋着大地也在一点一点的被黑暗吞噬。徒劳无功的宇文连城又拿出这个圆形铜器,不免有些心浮气躁。何文看着铜器上的花纹因为余辉而变得炫目了起来,一时间竟看的的出了神。那是雕工十分精细的花纹,每一块上铜器都有一点花纹,整个铜器拼成后,花纹才显现出了正真的全图,一簇簇的花纹由铜器中心延伸出来,在落日时甚是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的久了出现了幻象,还是因为这余辉色彩的问题。何文擦擦眼睛,嘀咕了一句:“不会吧,这花纹还会动啊!”

下一篇   第二十六章 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