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结义兄弟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四章 结义兄弟

原本只是以为被人仗义相救,可没想到林沫居然也有代表四大护法后人身份的铜器,而且还是两个!这就意味宇文连城和何文意外的被四大护法的后人林沫所救,寻找四大护法后人的旅程也因为这林沫的出现而告一段落! “姑娘是哪位护法之后,怎麽会有两块铜器?”宇文连城收起了惊讶,对林沫问道。 “我不知道什麽护法,从小就跟我娘亲在山野里居住,至于这铜器有有一个是我从小就随身携带的,另一个是我捡到的!”林沫一边给宇文连城上药,一边平淡的说。 “那令母身在何处?她一定会知道护法的事的!”宇文连城有点激动的问道。 正在给宇文连城上药的林沫手中动作,停缓了一下,然后又继续上药:“我娘亲在几年前就不在了!”或许因为事情已经过了几年,所以林沫还是没有什麽表情的说道。 宇文连城沉默了,或许是觉得自己的问题不合时宜吧。 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林沫到是先说起了话:“你怎麽会有另两块铜器,又怎么会险些被铁血盟的人杀掉呢?”林沫上完药,正在给宇文连城包扎。 何文见宇文连城不好开口就对林沫说道:“他是天剑门的少主,这两块铜器是从一位护法之后那得到的。原本我们准备去寻找另两个护法后人,在路上就遇到了无珏双珏的联手攻击!” 林沫听说宇文连城是天剑门之后,特意看了看宇文连城,然后说:“难怪你们招架不住他们,原来是两位堂主联手了啊!”宇文连城有点惊讶的问:“林沫姑娘怎么对铁血盟这麽清楚,珏门两位堂主你都知道!” 林沫包扎好后,坐在了一块草蒲上仿佛是不愿意说出这一段恶梦的往事般:当林沫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时,她和母亲在山野中相依为命。一天林沫和母亲在去往镇上的路上时,一伙蒙面人快马卷起扬尘而过,林沫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等到她能看到眼前的景物时,她的身边全都是和她一般大小的女孩。经过几天相处林沫才知道她们这是在铁血盟,而抓她们来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进献给金人!眼看林沫她们就要被运往关外,林沫急中生智劝说她们先假装要拜入铁血盟门下,以后在找机会逃出去。可更多的人是怀疑林沫方法的安全性没有赞同林沫的建议。最后只有几个女孩和林沫一起叫来看守她们的门卫,最后她们如愿以偿的成为了铁血盟的门徒,避免了运往关外的命运。林沫和那几个女孩在成为了影门门徒,在铁血盟待了两年,她的武功就是在那两年学到的。有一天她们觉得时机成熟后果就准备逃出铁血盟,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影门堂主知道她们要逃跑的事,不少蒙面人开始追杀她们,最后只有林沫一个人逃了回来。两年啊!物是人非,林沫在回到曾经居住的山野不仅母亲找不到了,周围的景物林沫也多不认识了。最后,林沫放弃了犹如大海捞针的寻找,隐居到了附近的山野上。今天无意间见到无珏、双珏时就认出了这是珏门的两位堂主,心想铁血盟又不知道在滥杀什麽英雄好汉,没想到救的是天剑门的少主! 何文不可思议到:“铁血盟竟然和金人打过交道!”宇文连城也是说:“自古以来武林鲜有和官府打交道的,没想到铁血盟会里通外敌!哎!武林的大不幸啊!“宇文连城义愤填膺的说道。 何文劝了劝他,让他当心伤口。然后又像想起什麽来问林沫:“那你所在的影门堂主是谁?” 林沫想了想说:“好像是叫影泓!但是我们从来没见过他!” 宇文连城问道:“姑娘以后有什麽打算吗?” 林沫无所谓的说道:“四海都可为家,又要有什麽打算啊。” 宇文连城似乎就是要她这句话,高兴的说:“那姑娘以后可否愿意与我们一道,倘若以后有什麽事也好有个照应。再说,你有这铜器必定是我天剑门的护法之后,难道不想为父母亲报仇吗?” 林沫无奈的说道:“想啊,但是就凭我一个人怎麽报得了仇!”宇文连城说道:“林姑娘要是看得起我这落寞的天剑门少主,何不助我光复天剑门,铲除了铁血盟这江湖大害,要好告慰林护法的在天之灵啊!”宇文连城越说越激动 ,站了起来。何文此时也被宇文连城这埋藏多年的梦想暗暗点了个赞。宇文连城见林沫还有点犹豫,又晓之以情,动之以情的说道:“林姑娘别看连城现在除了一把剑一无所有,可二十余年前铁血盟灭我天剑门之仇,连城至今谨记知耻而后勇、越王卧薪尝胆之前车之鉴,纵使连城一无所有,但好男儿志在勇气与决心,前人尚可从头再来,我天剑门亦可东山再起!如今,连城有这异人相助,长枪王杨贾、柳护法后人柳长州相帮,再加以时日连城必将光罗天下英雄好汉,讨伐那铁血盟指日可待啊!” 林沫被宇文连城这一副一统天下的君王范震慑的愣了好久。何文也是心里万分佩服,想到:“这一番口若悬河要是搁到三国时期,说不定那就是四国鼎立了!” 过了一会,林沫才急切的对何文问:“你是异人?”何文心虚的说道:“好像……是吧!”心里却想:“你们还比我大几岁呢,二十多年前你是还是小孩子,我可能还没出生呢!” 宇文连城见林沫以动摇,接着说:“姑娘可否给连城一碗水!”林沫没取到碗,到是刚刚在外面用一个瓮接了点水。林沫以为宇文连城要喝水,就把瓮给了宇文连城,没想到宇文连城接过瓮放到地上,抽出银罡剑划破了中指,还说:“何文我俩约定黄泉路上拜个兄弟,可惜我们命不该绝,今日若不嫌连城滴入水中的血污浊,今日我俩歃血结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何文立马站起来,手指在银罡剑伤一滑,殷红的鲜血就留了出来,滴入了瓮中。何文先抱起瓮来“咕咚……”一阵,把瓮交给了宇文连城,宇文连城一阵海河后,“啪!”的一声,将瓮摔在了地上。 宇文连城转过身问:“林姑娘,还要在考虑考虑吗?” 林沫破天荒的笑了一下,说道:“宇文少主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林沫在不答应,岂不是不识抬举!” 宇文连城大叫一声“好!”,拿起那半块铜器,又向林沫要来另一快,“啪!”两个月牙状的铜器拼接成了一个整圆,笑着说道:“与无珏和双珏今天这一战到是给了我点关于铜器的启示!”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林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