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林沫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三章 林沫

何文和宇文连城没有想到独自行动的双珏和无珏实力虽不容小觑,但是比起宇文连城还是逊色了些。可两人联手起来实力竟是如此的可怕。就拿刚刚躲过一剑绝世的那招来说,究竟是什麽方法就很令人费解。而且无珏的软剑可以瞬间变的如此之长,肯定也不会是什麽好对付的物件。眼下不要说夺回《异界札记》,就是无珏、双珏接下来的攻击是何威力都不清楚,看来今天注定是一场硬战了。 何文看着又有新动作的两人,不仅对这铁血盟的两大堂主刮目相看。现在只能看宇文连城的一剑绝世能不能与这两人的最后一击匹敌了!何文看着宇文连城从来没有的一阵心慌让这个可以说让这个小经磨砺的何文对武林的凶险有了新的认识。 宇文连城也是抱着殊死一搏的心态面对这默契度十足的两人。“只有拿一剑绝世搏一搏了!”宇文连城咬咬牙的说道。 对面的无珏双珏两人,这次先是无珏运用软剑的特性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弯弓状,何文还没想明白这是要干什麽时,无珏的下一步举动又让何文不禁感叹到:“这无珏恐怕不止只有易容高超这一手段啊!”只见接下来无珏在用软剑形成一个弯弓状后奇迹般的从后面又拔出一把软剑,事实证明这把软剑也是能变得巨长。同样是一个弯弓状,无珏在里面大叫到:“宇文连城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兄弟二人的万剑齐发!”而后双珏在那巨大的弯弓状内又用起来了自己的绝招——夺命圆舞!弯弓里的双珏霎时形成了一股更为强劲的黑色旋风。何文这次算看明白了,他们这是用自毁兵器的方法,用双珏极大的旋转力让无珏的两道绷紧的软剑在突然受到外力时像无数弓箭将自己和宇文连城乱剑刺死啊!何文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看到的是几百年前武林纷争这绝杀里的科学性啊!可他自己可没心情感叹了,因为验证这科学性的试验品就是自己和宇文连城! 宇文连城也没有就等着让乱剑刺死,手里的银罡剑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准备工作中凝聚起了气团。对面两道软剑折断的声音后确是无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短剑对宇文连城两人飞来。 宇文连城对背后的何文说:“何文,躲在我身后,要是今天我们俩都死了,黄泉路上好做个伴啊!” 何文听宇文连城说完这句话鼻子一酸,眼眶里竟然充满了泪水,倒不是对死亡的恐惧,因为宇文连城撕扯心扉的呐喊,何文在现代的二十年,自己的所谓兄弟哪有这样以死做约定的!何文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对宇文连城也是大叫到:“宇文连城,今天我就是把命给你撂这了,地下也要给你拜个兄弟!”宇文连城也是激动了起来,对着万剑而来爆发了可以说是最为强大的一剑绝世!一道巨大的银色利刃卷杂着路旁的残枝落叶就与飞来的无数断剑碰撞了起来。 见宇文连城的一剑绝世,无珏对面叫到:“宇文连城你的一剑绝世确实厉害,但是能够抵挡住多少的断剑呢!”宇文连城冷笑一声,默默说道:“那就试试吧!”只见银罡剑不知何时又是爆发出一道银色利刃,又是一个一剑绝世!不仅是双珏和无珏大惊失色,就连站在宇文连城背后的何文也不知道宇文连城何时又酝酿了一个一剑绝世!两道一剑绝世扫荡了大半的断剑,但是还是有不少断剑飞来。照这速度,断剑完全有可能穿过黒蚕软甲直击背后的何文!第二个一剑绝世打的无珏和双珏措手不及,虽然受了伤但是比起宇文连城的处境他们可是好了许多。 宇文连城面对飞来的剩余断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两个一剑绝世耗尽了他的力气,宇文连城闭上了眼睛,带着没有复兴天剑门的遗憾,准备迎接死神的到来。何文也是异常的平静,只是觉得没有尽到作为儿子应尽的孝道! “噹!噹!……”一阵断剑的掉落声,打断了宇文连城通往黄泉的道路。宇文连城睁开眼见到一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女子正奋力的抵挡着飞来的断剑。这突然来的救星,激起了宇文连城求生的欲望!宇文连城对背后的何文说:“何文,有人来救我们了,你赶快去旁边躲起来!”说完就挡着飞来的断剑护送何文向旁边移动。但体力不支的宇文连城动作也是慢了许多,两个飞来的断剑擦过了宇文连城的胳膊,宇文连城顺势就滚到了一旁。 受了伤的无珏双珏见突如杀出了程咬金,无珏武器也变成了无数断剑,不知道这女子武艺是否高强,就在他们还在抵挡断剑时逃走了。无珏临走时向那女子投去了不知道包含着什麽意思的眼神。 那女子抵挡了剩余的断剑后,伏下了身子查看宇文连城的伤势。见宇文连城的伤口颇深,索性就撕下了裙下的一条白布,把伤口包扎了起来,暂时止住了血。 “我们先离开这地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再好好处理他的伤口吧!”那女子操着一口柔媚的声音对何文说。何文和那女子共同扶起宇文连城走到了一条小路尽头的破庙中停了下来。 之后那女子出了破庙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就由何文解开了宇文连城的衣服露出了那条受伤的胳膊来。何文看着解下布条的伤口,眼里又噙满了泪水。宇文连城见何文满是歉意的神情,故作轻松的说:“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这点小伤算什么,再说我们不是没有死吗!”说完还对何文笑了笑。就是宇文连城这一笑,何文终于控制不住,两颗圆滚滚的泪珠掉了下来。 一会,那女子不知道从何处弄来的草药,再一个破香炉中捣制了起来,准备给宇文连城的伤口敷药。 宇文连城见女子回来道谢到:“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敢问姑娘芳名?”何文则在旁边偷偷的擦着眼泪。 “林沫。”女子面无表情的答到。然后走过来伏下身子准备给宇文连城上药。但当她见到宇文连城旁边的月牙状的铜器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放下香炉中的草药,惊讶的问道:“你们也有这铜器?” 宇文连城、何文对视一下,宇文连城说:“难道姑娘……” 林沫从身旁的一个布袋中也掏出了一个铜器来 ,而且也是月牙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