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双重收获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二十一章 双重收获

何文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了:宇文连城的父亲要是和四大护法一起练武的话,没道理四大护法不会疾风快攻或许连一剑绝世也略之一二吧。可眼前这白面后生的疾风快攻能够于与宇文连城平分秋色,相必他们俩也不用在去寻找什麽后人了,眼前这不就是吗? 台下的人正瞅着看两人斗武的结果,杨贾站在一旁根本不知道这旋风里的情况,急的在一旁直来回的踱着步。谁知两把剑“噹!噹!”的先后落在了地上,两股旋风也随即停下来,再看刚刚还打的热火朝天的宇文连城和白面后生,竟然像久别重逢般拥抱在了一起。看的旁边的杨贾和台下的观众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有何文高兴的挤过人群,跑到台上对宇文连城说:“连城,他就是这其中一个后人吧!” 宇文连城和白面后生相视一笑,白面后生又问:“这小兄弟是……”宇文连城赶紧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然后对杨贾说:“杨大哥可否借贵宅一用?”杨贾豪爽的说到:“即是久别重逢,今日就在寒舍暂住一晚,我们喝他个不醉不归!”宇文连城道谢后,除杨贾在宣布擂台到此为止,其他三人都在后头下了台等着杨贾收拾好东西后一起走。 杨贾是这丰寒乡手屈可数的常住武林中人。在弯弯折折的小巷中有一算的上体面的房屋。此时,四人相跟着说话间就到了杨贾的院子里。一听有人说话像是杨贾的妻子从屋里走出来,杨贾见张慌的妻子立到门口不会动弹了,佯装生气的指着宇文连城说:“恩人之子来了,还不沏水做饭去,楞那干什么?”想必杨贾妻子也听杨贾说过被宇文连城发亲搭救一事,恍然大悟,也没了刚才的张慌,就跑到屋子里忙碌去了。 四人进了屋,聚坐在一起,说笑了半天,气氛热乎起来后,大家才知道了那白面后生却是那四大护法的后人之一柳长州,从小和宇文连城就亲如兄弟,斗武间两人两人因此喜极而抱。之后杨贾就讲起了与宇文桑延的一面之交。 十几年前,杨贾靠着过人的力气把那杆乌黑的长枪耍的极好,在武林中小有了点名气。不知把多少长枪高手打的心服口服,所以得了个长枪王的称号。可是年轻有年轻的好处也差点送了自己的性命。长枪王的称号传来出去,就引的无数好汉来络绎不绝的来挑战他。气血方刚的杨贾就像今天这般摆下了擂台迎战。小赢几场的杨贾越发自傲了起来,直到铁血盟的一位高手来挑战,杨贾也是没惧他强大的后台,更不会把他放在眼里,铁血盟的高手不顾擂台点到为止的规则,就要向那认输的杨贾置于死地。幸亏宇文桑延仗义出手救下了杨贾,打退了铁血盟的高手,可因此也让天剑门的与铁血盟的关系也变的更差。 “十几年来,杨贾不敢忘记宇文老前辈的拔刀相助,想着有生之年定要报答,没想到宇文老前辈……”杨贾说到伤心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刚刚热乎起来的气氛也因为杨贾的一番话变得冷下了许多。宇文连城见这气氛不对,就主动问起了柳长州怎么也会疾风快攻的事。 柳长州是四大护法柳冼的后人,遵循父亲不想让他卷入武林纷争的心愿,柳冼的妻子带着年仅七岁的柳长州回到了丰寒乡这里。可是这丰寒乡也是带有武林的气息,虽不至于丢掉性命,但调皮的柳长州有时也会受伤。柳母无奈只好把林冼交给她的疾风快攻口诀和其中的奥秘给柳长州说了,希望他能危机时刻保命。柳长州也算是天资聪颖,疾风快攻口诀的奥秘他也知道后,疾风快攻没费多大功夫练的已有七八分威力。有了疾风快攻柳长州也没有因此羞辱他人武艺,更是用以有的武功在乡里招收了几个徒弟,以此为生。年纪大点了以后,柳母才放心的把家传的宝剑交给了他,柳长州更是如虎添翼了。今天他去擂台就是想看个热闹,没想到见宇文连城的剑术和自己的大为相像,也是吃了一惊。直到最后有人认出宇文连城的一剑绝世出自天剑门,柳长州心中明白了这便是十几年没见过的少主了。当宇文连城要走时,他才出此下策,与宇文连城比武,就这样两人就知道了对方的底细。 “连城,这次来丰寒乡不是就为了故地重游吧!”说完经历后的柳长州一针见血的问宇文连城。 “实不相瞒,此来是为你找你啊!”宇文连城准备敞开心扉把事情说清楚。 “找我干什么?”柳长州有些疑问的问到。 之后宇文连城把怎麽与何文相遇,练成疾风快攻和一剑绝世,以及丢失的《异界札记》的那几页和秦岭的经过说了个遍。 柳长州和杨贾对何文可能是异人的身份而大为惊讶。当宇文连城问起柳长州是否知道其他后人的消息时,柳长州说: “还有一个后人是石贯,我俩偶然相遇后不久他就参了军!” “那他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宇文连城关心的问道。 “有!他临走时说不知道以后是生是死,就把一块铜器给了我,因为我也有这么一块所以觉得应该挺重要的,就一直带在身上,恐怕有什么闪失!”说完就从衣服了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宇文连城接过一看:“不是说两块吗?另一快呢?”宇文连城看向柳长州。 柳长州笑了笑把那铜器接过来双手抓住铜器两端一用力,众人皆惊讶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看似是一整块的铜器原来是两块拼接而成。柳长州说:“最初我也没有发现两块铜器竟然可以拼接成一整块!只不过……”柳长州又把两块铜器拼接在一起说到:“只不过这好像还不是个成品,什麽东西会是半圆呢?” 宇文连城说:“你的意思就是应该还有两块才能拼成一个整圆。而剩余的两块有可能就在其他两个后人手中!” 柳长州点点头。杨贾插了一句:“就算是拼成一个整圆,它又是做什么用的呢?”柳长州紧锁没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何文这时点到重点说:“那这半边的铜器最初又是谁给你们的呢?” 柳长州说:“不明白,自从记事起父亲就告诉我一定要把这铜器片刻不离身,最初觉得父亲是为了给我保平安,但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 大家都在猜测这铜器是干什么用的,这时杨贾妻子通知大家吃饭,再加上杨贾说要好好喝上一回,大家也就没有在想下去。 何文也是放下心来没有再去想什麽后人、铜器的事,反正这一次丰寒乡没算白来,后人找到了、白蚕软甲也得到了,一次擂台赛,双重收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