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擂台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十九章 擂台

何文和宇文连城打定去寻找四大护法的注意后,第二天下山前特意去那储存冰雪水的地方又把还剩大半的水囊装满,才开始和宇文连城下山去了。 因为上山时开辟了一条小径,所以下起山来困难就小了许多,而且一路上也没有再遇到让何文心寒的黑色长蛇。下了山后,何文丝毫没有感觉到疲惫,相比上山的艰辛,何文嘟囔了一句:“谁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的!” 更让何文感觉高兴的事,就是原先凑巧救下的老伯和那个姑娘又准备去前面的小镇上,两人在半路理所应当的搭了个顺车,正午十分就又回到了刚出发的小镇上。在一个客栈中稍做了休息,就准备出发了。这次何文没有多带什麽吃的,因为听宇文连城说四大护法之一的故乡——丰寒乡就离这个小镇不远,明天不到正午就能赶到。 何文有了上次去秦岭脚板子被磨破的教训,特意和宇文连城谈了谈要不要弄匹马来代步的事情。宇文连城只是觉得现在战事吃紧,马可能不仅少而且又算有会很贵。宇文连城一席话算是让何文彻底放弃了不用费脚丫子的想法。 从小镇出发后,倒是很长一段时间都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居民住宅,没有秦岭一路上那麽荒凉,何文倒是也渐渐甩掉了要走路的烦躁心情。看着一路上纷纷扬扬的柳叶落地归根,满山像是一个少年时髦的微黄头发一样,一股风吹来何文单薄的布衣竟然能感觉到丝丝的凉意,何文细细算了算日子自己穿越到这南宋已经一月多了,不知不觉间秋天都到了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何文特意把宇文连城在清酒镇裁量的新衣服穿到了里面,那个已经穿了一个月的旧衣服就临时充当了何文的被子,他想的是要是自己因为这转凉的天气而感冒了,在这个时代可是得喝苦到不行的中药的,所以还是小心的好啊! 次日不到中午,像宇文连城预估的那样,他们就到了丰寒乡。何文一进了丰寒乡就发现了这个乡镇的不同之处。小贩卖的东西商品不多,而多是武器之类的东西 ,刀、枪、剑、棍……各种武器却摆在摊上,小贩也是一副镇定模样不叫卖、不吆喝,丝毫不怕东西买不出的样子。而且街上的铁匠铺不少,“噹!噹!噹!”大锤落在通红的铁板上发出这条街的最强音。迸溅的火花也是这小镇一天到晚最独特的景观。除了这,路边的茶棚打的牌子是好汉茶棚、客栈的牌匾名字是江湖,就是分树立在两旁的红漆粗木上对联跟清酒镇的客栈对联也是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不一样的。就拿这江湖客栈的对联来说,表达的意思不是财源广进之类的,而是:“广结武林好汉、共筑江湖大路。”街上走的人扛的不是锄头,而是长枪,就连装束也是紧服贴身的比较多。似乎这丰寒乡就是为武林而生的一样。 这时宇文连城到没有像何文那么好奇,还四处看看这里能嚷自己热血沸腾的一切。这时他正拿着一把剑看的正起劲。看了半天出口到:“这真是一把好剑啊!”对面小贩微微一笑:“好汉果然好眼力,等了一天终于有个识货的了,好汉若想要我便宜给了你!”宇文连城一听,把自己的银罡剑递给小贩让他看看这把剑的好坏。小贩接过剑,弹弹剑身,瞧瞧剑刃,越发喜悦的脸上忽然又阴沉了下来,没好气的说:“好汉拿着把宝剑还夸我的剑好,岂不是嘲笑于我!”宇文连城笑了一声:“在下没这意思,看你这架势也是个行家啊!”小贩听见夸奖,得意的说道:“这丰寒乡谁不知道我这的武器甚好,丰寒乡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宇文连城见小贩气以消了,也就告辞和何文又向前走去。 宇文连城见何文对丰寒乡好奇的眼光,对何文讲起了这丰寒乡的独特之处:这丰寒乡不像其他的乡镇一样。放眼过去,几乎都是与武林有关的。客栈、商贩、行人几乎都有武林的味道。这里聚集的不是商业大贾,不是诗人旅客,多半人是在武林中闯荡的。每个季节几乎都有在这里定做兵器和歇脚的。所以这里的铁匠铺炉火终年不息、只要有人要兵器商贩也都饿不死。这里因为武林而兴盛,所以当年我就是和家父来给天剑门定做兵器的。有时这里也会举行一些特别的活动,拍卖场、比武大会让很多武林中人对这里流连忘返,因为这里没有什麽腥风血雨,却依然保留着江湖的气息,这里俨然就是武林人士的后花园! 何文听宇文连城说的头头是道,自己也是看的新奇。一会他们走到了大批携刀佩剑集聚了不少人的地方。宇文连城打听了一下 ,才知道是一个擂台,几位武艺颇高的人摆下擂台,只要能把守擂者打败守擂者的奖品就归胜利者所有。 宇文连城他们俩来的有些晚了,擂台已经过了大半时间,守擂着也只有了两个人。两人暂时也不知道该去何处找那后人,就在擂台下看个热闹。 随着锣声响起,一位面容清秀的后生拿着双剑,向场下叫擂。因为奖品是一把颇有名气的大刀,所以不少大刀使的好的人上台挑擂,而那后生的剑法极是刁钻古怪,就算是点到为止,也不免有受伤的。最后再也没有人挑擂,这一轮也就过去了。何文知道宇文连城对大刀不感兴趣,也就没有劝他上台。 最后上台的是一个身体甚是健壮的大汉。肩上扛着一杆乌黑的长枪,对台下说:“鄙人人称长枪王杨贾,只要有人胜的过我手中的快枪,我这白蚕软甲就归你所有。要是你再能找到黒蚕软甲,那就好事成双了!来,哪位英雄来试一试!”何文听说还有一个黑蚕软甲,就对宇文连城说:“连城,不会那白蚕软甲的另一件黒蚕软甲就是你身上的这件吧!”宇文连城笑了一下:“拿下来看一看不就知晓了!”只间宇文连城对着台上大喊一声:“我来试试!”在场还在犹豫的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宇文连城,前面更是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宇文连城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和议论下登上了擂台! 明天起一天两更!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