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假面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十六章 假面

听宇文连城说到了地方,何文才开始打量起了宇文连城渡过童年的地方。 这地方选的奇好,不知道为什么这陡峭的山壁,竟然有这一小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周围被浓密的树林,把这小小的世外桃源包围着,在山下是根本发现不了的,要不是有熟悉大致方位的人带路,想找到这里可是得花费不少时间。想那允越当初带着宇文连城能在躲避追杀的时候找到这麽一个隐蔽性极好的地方,并在这里隐居十几年也是煞费了不少苦心啊! 何文跟着宇文连城,踩着脚下浓疏错致的草丛,就径直向那个依山而建,用木头与茅草搭成的简易房屋中走去,宇文连城想到即将就能见到十几年未见面的叔父,宇文连城还没到门口就高兴的叫到:“叔父,连城回来看您啦!”何文也是满心期待着想见见把宇文连城拉扯大的允越。 听见叫声,木门“吱啦啦”打开后是一个花白头发、饱受岁月沧桑的老者,见到是宇文连城和何文先是犹豫了一下,警戒之样就显现了出来。毕竟十几年了,允越不认识宇文连城的模样也是很正常的。 宇文连城见叔父此番状态,立马明白了是怎么了。开口叫到:“叔父,我是连城啊,孩儿回来看你了!”接着就疾步走向允越。 允越恍然大悟,伸出双手就去扶起准备下跪的宇文连城,还高兴的说道:“原来是连城啊,十见年不见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宇文连城在允越的搀扶下站起来,声音微颤的说:“十几年没回来看望叔父,叔父竟苍老了好多,孩儿不孝啊!”说完又准备下跪。 允越赶紧制止了宇文连城,高兴的说:“何必如此大礼,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说完看了看何文,问道:“这位小兄弟是?”宇文连城接着答到:“噢,这位是与连城关系甚好的兄弟,曾经还救过连城的命呢!”何文也又礼貌的对着允越说:“叔父好,我叫何文。”允越笑到:“即是连城的救命恩人,怎敢怠慢,快快进屋歇息一下!”说这就拉着何文的手往屋里走。何文被允越这麽一拉,心里想到:“这老者看着年纪大了,手却保养的不错,根本就没有老年人的褶皱啊!难道在这待的时间长了,还能保持年轻,这可是个好地方啊!”何文在这想的时间段,就进了茅屋,坐在了干草扎成的木蒲上。 在允越和宇文连城聊着以前的事时,不感兴趣的何文打量着这茅屋里面的布置:或许是因为这山中的东西贫乏了些,屋里的布置也是极其的简单。墙壁上挂着不知是什麽动物的风干了的兽皮,一个木墩上摆着三只碰破了边的瓷碗里不知乘着的是雨水还是山泉水。其他的普通到何文大眼扫过也没有什麽新奇的,就听起了两人的谈话。 拉完了感情,允越切到了主题上:“连城此次回来是有事吧?”宇文连城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事,就是回来看看叔父而已。” 听宇文连城这样说,何文心里纳闷到:“我们不是来问《异界札记》被撕掉的部分的下落吗?现在知道的人就在眼前,为什么说没事呢!” 允越听了宇文连城的话,话题一转:“连城,你下山前我给你的《异界札记》是否好好保管了,拿出来让叔父检查检查。”何文一听,接到:“再我这呢,我给你拿!”说着就准备从胸口衣服里掏《异界札记》。 宇文连城见何文此举,赶忙制止,对允越说:“叔父,你在连城下山时说给我的《异界札记》是假的,想必再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实不相瞒连城此次前来就是希望叔父把真的《异界札记》给连城,连城还用他光复天剑门啊!” 允越被宇文连城这麽一说,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宇文连城见允越的犹豫,抓起何文退后一步,把地上的木墩踢向了允越,允越起身一躲,大惊失色的说:“连城,你这是干甚?”宇文连城拔出银罡剑指向允越冷冷的说:“莫要再装,我已识破你不是我允越叔父!” 允越还是心存侥幸的说:“连城啊,不要再戏耍叔父了!看我这相貌就是十几年没有见也能认出我就是你叔父啊!”允越说罢就想离宇文连城近点。 宇文连城回忆的说道:“当我上山前在山脚下发现了一阵凌乱的马蹄印,这附近人烟稀少,就算有村民在这附近经过,牛车都尚且少见,更和况是因战事紧张更为紧缺的马呢!带着这疑惑再见到你这假叔父时虽说少了点,但是你搀扶我那一跪,你的手竟然根本没用叔父虎口处的老茧,就是连点褶皱都没有,而是十分细腻光滑。”宇文连城说到这,何文也是大叫到:“对,他刚刚拉我进来的时候我也很纳闷他的手和他的年纪根本就不像!”宇文连城冷笑到:“这还不算完,我意识到不对,只说你是我兄弟,进屋后更是编出一些没有的往事来实验他,他竟然说的头头是道,可他说的我一件事都不记得有过。”宇文连城对何文又说:“当你要拿出《异界札记》,我害怕这歹人图谋不轨,就阻止了你,故意说这《异界札记》是假的,要他拿出真的来,他还不是无话可说!” “说,你是什麽人,我叔父呢!”宇文连城拿剑指向了假允越。 假允越见已经被识破,没有必要在隐瞒下去了,就笑着说道:“百密一疏啊,我演的这麽好,竟然还是被你识破了!”说完竟然从脸上把允越这张人面撕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