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意外收获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十三章 意外收获

在黑夜中,荒废了二十余年的旧宅突然漂出了一阵阵浓郁的饭菜香味,要是门外突然有人走过的话,肯定会以为闹鬼了吧。 其实是他们将在清酒镇为了感谢他们拔刀相助的店小二打包好的一些没有汁水的饭菜在火堆上热了一下正在享受着野餐呢!原本宇文连城还觉得麻烦,习武之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怎么会看的这麽拖泥带水的东西。可何文就不同了,自己可不像他们武林中人随便吃点或者不吃都行。见这不要钱的饭菜,自己欣然接受了,没想到今晚何文一路上的沉重负担竟然派上了大用场。 一天的惊心动魄,何文也顾不上身下的床的舒服程度了,躺在木板搭成的简易床上就早早睡着了。 而宇文连城不知是因为手上的伤还是因为又回忆起了往事,站在父亲的画像前久久的伫立着,不知道一晚睡没睡去。 次日一早,宇文连城和何文来到了旧宅不远的一个小镇上准备出发用的东西,经过昨晚的野餐何文非要多带点吃的东西,要是去秦岭的路上荒无人烟,去不到秦岭自己就要饿死了,那不是亏大了吗。两人准备了一点干粮带了点水,何文包袱身后一挎就一路北上向秦岭出发了。 果然越靠近南宋与各政权的分界线——秦岭,人烟就越稀少了起来,走了一上午的何文尽量想跟上宇文连城的脚步,但还是已经满头大汗,胸前被汗水浸湿的布衫也是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上,一路上感觉不舒服的何文也是频频拉起湿透了的汗衫。宇文连城倒是无所谓的继续在前带路。 为了躲避正午的酷暑,两人就在旁边的树林中歇息了一下,刚想喝口水的何文身后不远处的叫喊声让宇文连城飞快的就跑了过去。“我就知道有事,连口水都喝不上。”然后装起水就紧跟着宇文连城跑到了密林深处。 “大爷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吧,你要什么我老汉都给您!”刚跑过来的宇文连城就听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年人求饶的声音。 “哎呀,说过多少次了我大哥办完事就会放你和你女儿走的,本来留我一个人在这就够心烦的了 ,你在叫我就砍了你!”说完就拿起大刀对老年人恐吓着。 “啊!”只间那刚举起大刀的坦胸土匪被宇文连城飞来一脚撞在树上一声惨叫。宇文连城扶起瘫坐在地上老年人,只听那老年人求救的说到:“英雄莫要管我,快去救我女儿啊!”边说指着前面老泪纵横的说着。 宇文连城想是猜到了前面发生的事,皱起眉头,先是一剑结果了不知怎么就死了的土匪性命。疾步就往老年人所指的方向跑去。 而后赶来的何文看了看躺在地上脖子上献血直流的土匪,又看了看正步履蹒跚着往前走的老伯,立即明白这是让自己热血沸腾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啊!何文刚搀扶上老伯,还来不及说些什麽,就听老伯颤颤巍巍的说:“前面,晚了就来不及了!”何文赶紧扶着老伯加快了速度,心里却疑惑到:“难道前面还有人有生命危险?” 扶着老伯的何文终于见到了宇文连城,对面还有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以及土匪身后正在整理着凌乱的衣衫的女子,何文顿时明白了老伯的意思,心里也是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嘿!哪里来的匹夫敢扰了我大哥的雅兴!”一个手里拿着吊环大刀的土匪边对宇文连城说,边向旁边看起来像是头的献媚。 “就是,不知道我大哥是铜身不死人吗?识相的把你身后的姑娘送过来,你就次赶路去吧!”又一个手持大锤,满腮黑胡的土匪说着就要去抓已经跑到老伯身旁的姑娘。 何文心里想到:“不死铜身,他大哥是少林寺跑出来的十八铜人之一吗?看这样也不像啊!” 只见宇文连城银罡剑一指,那黑胡土匪就被逼停了下来,说到:“今日连城是管定了这伤天害理的事,叫你大哥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他那不死铜身!” 那黑胡土匪,见宇文连城这气场并不像普通的武林人士,就跑了回去,对一个脸上一颗黑痣的富态矮子悄悄说:“大哥,看来这人不怎么好惹啊!看来只有您出马了!” “小子,这样吧,我让你三招,如果你伤不了我,你就当是天意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你就此离去便是。要是三招之内你伤得了我哪怕是要了我的性命,我们便离去,发誓在不找这父女麻烦!如何?” 何文又心想到:“还有这么讲道理的土匪,真是少见啊!” 宇文连城对那土匪头说:“你且站好,接招便是!”说完挥舞银罡剑极快的速度凝聚着气流,只是这气流凝聚的气团倒是不大,也许是不想第一招就要了这人的性命吧! 这些山野土匪哪里见过这般神奇的剑术后面的土匪在那面有怯色的谈论着什么,而那土匪头不知哪里来的自信,扎好马步,对即将而来的一剑绝世丝毫不担心! “呼……”一声与空气碰撞的声音后一个体积微小的利刃砍到了那土匪头的胸口上,那人只是往后退了几步,站到原先的位置上只说了一句:“来吧,第二招!” 宇文连城也是有点惊讶之色,难道这人真有不死铜身,又想聚集更有威力的一剑绝世时,何文跑了过来给宇文连城说了几句话,宇文连城脸上闪过一丝笑容,一剑绝世转眼就变成了疾风快攻而且是向土匪头的腿上砍去!一招下来那人没有刚才受第一招后的镇定自若,蹲坐下来只是抱着流血的大腿在那呺啕大叫。宇文连城过去,不知和那土匪头子说了些什麽,只见那人从身上解下一件黑色的软甲后就在众人的搀扶下落荒而逃了。 果然是好心有好报,事后两人搭乘着老伯的牛车倒是少走了不少路,闲聊中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原来这父女的家就住在前面不远处,为了躲避沉重的赋税才找到这一偏僻处。今天原本是去前面的小镇卖一些农作物在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再回来的路上就碰到了不知打来的土匪。听完老伯的一番叙述,何文心里只是感叹:“苛政猛于虎啊!” 事后老人也问起了,宇文连城是怎么发现要攻击他退才行的。何文举起手里的黑色软甲,说起了其中的奥秘:当一剑绝世打在那土匪头的胸口上,那人丝毫没事也让何文吃了一惊。但何文随即发现那人被砍烂的衣服下的皮肤黑的太不正常,断定他的不死铜身就是借助了什麽物品而已,就让宇文连城攻击他的腿试一试,没想到一下就找到了“不死铜身”的弱点!何文把黑色软甲给宇文连城穿戴上,才发现这软甲弹性极好,怪不得那人又矮又胖也能穿上这软甲。 一辆牛车就这样慢悠悠的往前走着,只是那姑娘一路上不曾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的赶着牛车。何文和宇文连城怎麽也不会想到这意外收获黑色软甲,是秦岭地区少有的黑蚕的丝制成,能抵挡住一剑绝世,这防御力肯定不容小觑啊!

下一篇   第十四章 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