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残卷中的残卷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十二章 残卷中的残卷

一剑绝世的练成,让宇文连城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自己的父亲。在宇文连城飞奔回大堂的时候,何文也是满心欢喜的往大堂走去,想要和宇文连城一同告慰他父亲的在天之灵。可走到门槛的何文发现被凌乱的风翻过几页的《异界札记》竟然让何文有了意外发现! 听到何文叫喊,宇文连城暂时没有向父亲告诉他的好消息,走向了拿着《异界札记》满脸狐疑的何文。 宇文连城刚走过来,何文就郑重其事的问道:“连城,这《异界札记》放在牌匾后,你确定没有人动过吗?” “这《异界札记》在我手里都是百般呵护着,但铁血盟的人不知为他追杀过我多少次,连城死了不要紧,但这《异界札记》是复兴我天剑门的筹码,为了安全起见我把它放在了荒废了二十余年的老宅中,除了我定没有其他人知道!”宇文连城一脸的坚定。 “那就怪了,怎么会这样!”何文陷入了巨大的苦恼中。 “怎麽了,这书难道是假的吗?”宇文连城边说边接过何文递过来的《异界札记》。 “书倒不是假的,只是这书虽然是残卷,按常理说少的肯定是后面的部分。看这书的样式是线制而成,可是这中间的部分明显的有撕过几页的痕迹啊!”何文不可思议的说着。 “什么,不可能啊?”宇文连城仔细观察起了何文折了几页的部分。确实,书的夹缝中的确有撕过几页的痕迹,有的没撕干净的还存留着一些纸屑。“是啊,确实有撕过的样子!”宇文连城也是显的震惊不已。 “看来我们手里的《异界札记》是残卷中的残卷啊!会是谁干的,如果是你说的那样,从到你手里就没有别人动过这本书,那这本书在这二十几年间有没有到过铁血盟的手里呢?”何文对着同样不敢相信的宇文连城问到。 “《异界札记》一直都是父亲的贴身之物,就是我在得到这书之前都不曾见过,就算是当初落到了铁血盟的手里,没道理撕下几页又回到了我天剑门的手里啊!”宇文连城对何文的问题完全觉得没可能。 “那你是在什麽时候从你爸那传承下来这本书的?”何文思索良久后又问起了宇文连城。 “只从二十余年前的那一场震惊武林的大战,我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有何谈继承《异界札记》呢。天剑门被铁血盟灭门时我父亲忠实的部下也是好友【允越】叔父冒死把我带离了天剑门,在秦岭的数十年教我武功,卧薪尝胆,叫我时刻不忘此血海深仇,《异界札记》是允越叔父在我下山时交给我的。”说完似乎又是陷入了对秦岭那段时光的怀念中。 “说不定这被撕去的……”还没等何文说完宇文连城就说:“叔父是不可能损坏这书的!再者说叔父要那几页干甚,要知道叔父把书交给我之前我跟本不知道《异界札记》在叔父身上。”宇文连城的一番义正连词让何文隐隐感觉到宇文连城是绝对不会怀疑自己叔父的,但这书为什么会少几页恐怕只有只有允越知道了,或许少的几页根本在他身上! 何文好声好气的说到:“你别激动啊,我又没说这书少的几页就是你叔父撕的,但是也只有他知道这书这麽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吗?”见宇文连城逐渐平静了下来,何文接着说:“看来我们有必要去一次秦岭,见见你那叔父了!”说完仔细观察着宇文连城的表情。 “只是那秦岭是南宋、金国、与辽的分界线,路程远不说,恐怕也是有战事发生危险的很啊!”宇文连城担心的说到。 “没事,我不怕累和危险,我们明天就出发吧,难道你不想知道那几页的下落顺便见见你叔父的面吗?”何文见宇文连城也动了心,诱惑的说到。 是的,何文说的太有诱惑力了,这神奇、但又偏偏是残卷中残卷的《异界札记》说不定就是宇文连城复兴天剑门的希望,而且自下山以来宇文连城就再也没有见过允越叔父的面,不知这几年在那深山中过的怎麽样了?宇文连城犹豫片刻,像是下定很大决心一样对着何文说:“好,我们今晚现在这旧宅中休息一晚,明天就向秦岭出发!” “嗯!”何文把所有的感情都凝聚在简短的一句话上,像是下意识的翻阅起了手里的《异界札记》。 “只是这文字太难辨认了,或许就是南宋时期的文字吧,只可惜自己看不懂,要是能有一个看得懂的人翻译给我听听就好了!”何文看着这像火星文的《异界札记》小声的自言自语倒。 何文漫无目的的在大院里胡乱瞟着,除了满目的荒凉,就剩一个正在练习一剑绝世的宇文连城还有点生气外,何文再也找不到能让自己提起点兴趣的东西了。 “对了,眼前就不是一个能看懂这什么意思的人吗?”何文看着眼前练剑的宇文连城一拍大腿的叫到。 “连城,《异界札记》在你手里这麽久难道你就没有读过这本书写的什么吗?”何文站在远处对着宇文连城喊到,他可不想离那危险的银罡剑太近。 “当然读过,但我只读了前面的一些部分,感觉和三大门派的崛起丝毫没有关系啊!而且内容有些古怪!”宇文连城挥着剑不紧不慢的说着。 “古怪?怎么个古怪法?”何文紧接着问。 “好像是一个人在一个古墓中发现了什么东西和记录着这些东西什么来历的散乱书籍。接着我就我就没继续往下看了,要不也不会没有发现《异界札记》还记载着一剑绝世了。”宇文连城说完,收起了剑,向何文走来。 “这不会是一本盗墓的书吧!不会那麽凑巧又是一本《盗墓笔记》吧!”何文自己都快要笑了。然后又对宇文连城说:“不可能,你再把后头的看看给我说说讲的是什么事。”说完把书递给了宇文连城。 宇文连城接过书,坐在门槛上认真的看了起来。何文坐在宇文连城旁看着宇文连城一页一页的翻过,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太阳亲吻着西山,落日的余辉照在了两人的面庞像是镀上了一层金粉。沉默了好久的宇文连城终于说话了:“看来,秦岭之行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宇文连城一句话也打开了何文的话匣子:“书里说的什么?”何文明显迫不急待的问。 “从墓中发现的是三样布满铜锈不知是何用处的东西。这人便对散落的书籍进行了排版研究,进行了快两年这人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奥秘!”见宇文连城停了下来,何文像听故事的问道:“然后呢?这秘密是什么?”宇文连城皱起眉头说:“没有然后了,最重要的就是被撕掉的部分!”何文大失所望,仍然抱有侥幸的问:“后面,后面又说的什麽!”宇文连城翻过几页书说到:“后面这书上就记录了基本的武学常识,还有一剑绝世的原理和修练的步骤啊剩下的就只有找到其他残卷才能知道了。”宇文连城把书交给何文,就去拾了一些干柴,夜晚即将来临,没火这在野外的旧宅是很危险的。在秦岭深山中生活了多年的宇文连城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何文不在意没关系,宇文连城可长了个心眼。 坐在门槛上的何文收起了《异界札记》看着宇文连城拾柴、点火。或许这难有的生活情调才会让何文暂时忘掉心里不知明天还会遇见什麽事的彷徨和恐惧吧! 可就在这静谧的黑夜里,火堆旁的两人哪有发现不知在墙头不知潜伏了多久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