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恶战 - 穿越之武林启示录

第十章 恶战

正当宇文连城对着画像回忆往昔的同一时间,在他身后拿着《异界札记》的何文似乎也在书中发现了什么,正要给宇文连城说的刹那只见身后一个人影映在了书上。心里意识到不好,嘴里刚叫出:“连城……”就被身后的人捂住了嘴巴。何文虽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明白手里的《异界札记》可不能落入别人手里,就把《异界札记》撂向了宇文连城。宇文连城转身后自是不带一点犹豫就拔出了银罡剑刺向了何文的方向,因为何文身后的就是早已谋过面的蒙面人。 捂住何文嘴的蒙面人一边拿何文当挡箭牌一边往后退,就这样从大堂退到了大院中。这时一到大院中的宇文连城仿佛落入了天罗地网,原来潜伏在围墙、房顶的蒙面人一见宇文连城到了大院,立刻将宇文连城包围。 “尔等这次来可又是为这《异界札记》而来?”宇文连城说完将握在手里的书又握紧了些。 “哈哈,宇文连城今天你落入这天罗地网中,识相的把书交出来,也少了兄弟们动武了。”其中一个蒙面人说到。 “就凭你们这些人,放开那小哥,我饶你们一条性命。”宇文连城对着那把刀架在何文脖子上的蒙面人说。 “哼!你当你宇文连城还是天剑门的少主吗?若不是前面的兄弟不晓得《异界札记》的下落,不敢取你性命,他们又怎么会死在你的剑下!”又一个蒙面人不甘心的说到。 “想要《异界札记》,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宇文连城说完把《异界札记》放在了胸前的衣服里,银罡剑就向周边的蒙面人刺去。一场混战就展开了。 “或许那蒙面人说的不错,相比在云水崖的蒙面人这些人刀下的多了不少的凶狠和力道,完全是要置连城于死地的节奏啊!”刀架在脖子上的何文看着眼前的战斗,不禁为宇文连城捏了把汗。 此时正在激战的宇文连城也感觉到这些蒙面人刀下的凶狠,《异界札记》在没出现时似乎是宇文连城的保护伞,但就在眼前的《异界札记》现在却时时刻刻威胁着宇文连城的性命。幸好宇文连城领会了疾风快攻,对这些蒙面人的攻击也显得没有多吃力。宇文连城挥舞着银罡刀脚下极快的速度游走在包围圈内,不少的蒙面人还在明明似已砍到但却砍空的疑惑中不解时,身后就被宇文连城不知滑了多少剑了。刀剑的碰撞声夹杂着蒙面人的哀嚎,宇文连城渐渐的占了上风。 见宇文连城不用花费多少时间就能把这些蒙面人打的趴下的何文,这时开始思考自己所处的处境了。身后这蒙面人还真是敬业,不管对面打的多么激烈,就知道拿着刀架在何文的脖子上,丝毫没有去帮助的意思。“不知道他们一死,你也活不成吗?还傻愣在这干啥!”何文心里想着却不敢说出口,不是怕身后这蒙面人脑羞成怒抹了自己的脖子,只是这冰冷的刀让何文压抑的都快喘不过气了,自己再一说话这锃亮的大刀会不会和自己的动脉来个亲密接触,这下这蒙面人倒是省事了。何文此时心乱如麻手里又没个武器怎么逃生,就算宇文连城把对面的蒙面人都杀了,身后的蒙面人有自己这个保护伞宇文连城也会犯难啊!“不知道世界上谁是第一个拿人质做筹码的人,你就像孔子说的第一个拿人俑做陪葬品的第一个人一样也该断子绝孙!”对眼前这处境毫无办法的何文心里暗暗的咒骂到。 “啊!”伴随着最后一个蒙面人倒底宇文连城结束了众人的围攻。正当宇文连城拿着剑二话不说准备营救何文时,这时从大门外一阵哈哈大笑,一个身穿黑衣、一手一个利刃的人从门外带着一阵风就站到了宇文连城面前,这极快的速度卷带着地上的尘土,让这黑衣人在烟雾中来了个华丽登场。 何文也是暗自吃了一惊,这人的速度可以相比疾风快攻的威力,想必手里的利刃也绝对不简单啊!刚刚觉得快要解放的何文又陷入了失望中,还带着宇文连城的担心开始打量着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看着眼前这人不怀好意的样子,何文断定这人也是蒙面人的同伙,只是并没有蒙面,看这架势说不定是个头呢,厉害的不都是最后出场的吗?何文看着黑衣人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只觉的虚伪。 “看来江湖上说宇文连城武功太过平庸言过其实了,这天剑门的速攻绝学看来怕是要被少主发扬光大了。”黑衣人不屑的对宇文连城说到。 “看阁下的脚下功夫如此了得想必是铁血盟的四大堂主以快剑著称的双珏堂主吧!”宇文连城说罢额头已隆起了几道沟壑。 “鄙人的大名堂堂天剑门少主竟然记得清楚,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啊!”双珏显出阳奉阴违的样子。 宇文连城听这话只觉得不舒服,那就也让他不舒服的说到:“是啊,除速度外一无所有的双珏堂主连城哪敢不晓得!” 怒火中烧的双珏还是故作镇定的说:“想必少主知晓在下的意图,不是为那迟迟不到门主之手的《异界札记》,双珏也不想手里的剑再沾染天剑门人的鲜血”然后用挑衅的眼光补充到:“二十多年前年幼的双珏可是拿天剑门的俘虏当靶子练过剑呢!” 一旁的何文对双珏专门往别人伤口上的撒盐的言语恨的直牙痒痒,心里还默念到:“连城你可别中了他的激将法,乱了心智啊!” 只见宇文连城摆开架势,说到:“想要《异界札记》可得看你的本事了!” 双珏也是举起双手的利刃期待的说到:“正好想讨教一下天剑门的绝学有多厉害呢!” 一阵风过,两人的剑就碰撞出了火花。两人极快的剑法让在一旁的何文看的不真切,刀剑的碰撞声倒是不绝于耳。同样是目蹬口呆的何文也不会想到身后的蒙面人也是同样的目蹬,但是口呆就看不出来了。因为在铁血盟霸世武林的几十年间很难见到能与双珏的快剑平分秋色的的人物,铁血盟的四大堂主武学哪一个不是用堆山的尸体筑成的。毕竟一将功成万骨枯啊!可眼前的宇文连城竟然和双珏平分秋色,这蒙面人的惊讶也不足为奇了。 再回到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人,充满力道的银罡剑和双刃一阵碰撞,被对方的力震的连连后退的两人才分了开来。 气喘不止的双珏心里暗自说到:“这天剑门的速攻绝学果然不好对付!”而后阴狠一笑“当我双珏就这点本可就错了!”而后双珏张开双手上的利刃脚下灰尘四起手中的利刃也是极高的速度转了起来霎时间竟形成了一股黑色的旋风! “看清楚了,堂主的看家本事——夺命圆舞,就等着宇文连城被砍成肉酱吧!”不曾说话的蒙面人低头对着何文胸有成竹的说着。 “那可不一定,真正的对决才刚刚开始呢!”何文在心里对蒙面人的话默默的的反驳到。 宇文连城见这黑色旋风向自己逼来,脸上没有一点怯色,握紧银罡剑就冲进了哪黑色旋风中。如果说疾风快攻是在躲避敌人的攻击后突其不意的攻击敌人弱点。那此时的夺命圆舞如何躲避攻击,弱点又在哪里?只见那冲进黑色旋风的宇文连城在那极短的换剑间隙下也是用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艰难的躲避,这用速度的比拼就在这你刺我躲的节奏中进行着。不管是谁稍不留意,都有可能在高速运动下的剑下被砍成一条死鱼! 或许双珏发现了宇文连城的意图,不知这旋风内发生了怎样的变故,黑白缠绕的旋风内先是一阵刺耳的兵器碰撞声,接着就是星星点点的火花,像极了夜幕中稀疏的晨星,像极了通明的炉灶中噼里啪啦的火点! 何文这时为旋风中的宇文连城担心不已,就算是今天能侥幸平息了这场恶战,但只要《异界札记》一日不入了铁血盟的大门,往后就还有与这双珏狭路相逢的几率,况且这只是四大堂主之一,其他三位堂主还不知道是怎样厉害的角色。“要不然把那《异界札记》给他们算了,往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理由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何文心里想到这个办法来解决问题。但随即又否认了这个办法的可能性。《异界札记》现在在宇文连城的身上,要想让他交给铁血盟,除非他死了。而且《异界札记》是天剑门复兴的希望,不知道多少天剑门门徒像云水崖的持剑护卫一样保护着这不知来历却震惊了武林的书。况且,如果《异界札记》和自己穿越而来有关,自己不是断了回现代的线索吗?何文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办法了,只能看这恶战的结果了。 就在两股旋风中一声巨响后,从旋风中飞出的是脸色苍白的双珏,见堂主好像受了伤,那蒙面人顾不上何文,一声“堂主!”就跑过去查看双珏的伤势。猛然想起什么蒙面人追向了正往大堂跑去的何文,何文抓起香案上的香炉就砸了过去,“轰!”的一声,蒙面人的大刀又把香炉砸向了何文,何文立马抱着头蹲了下来,香炉从何文头顶飞过,砸向了宇文连城父亲的画像。 蒙面人见状,掂起大刀又想去抓何文,被剑震的双手已有血迹渗出的宇文连城竭力站起,挡住了蒙面人的去路。这时身后的双珏对那蒙面人说:“算了,那小子一副寻常模样,日后也不会是什么大害,我们走吧!”说完有对着宇文连城说:“今日一战,让在下领略了天剑门的厉害,日后我们还会相见的,下次,定要分出个胜负!”说完,朝大门外走去。见双珏已走,蒙面人也追了过去,出了大门,蒙面人心有不甘的对双珏说:“堂主,宇文连城受了伤,我们为什么不拼死杀了他,抢了《异界札记》!”“笨蛋,不见我也受了伤,再说就凭你能杀得了宇文连城吗?”双珏狠狠的说到。听这话,蒙面人地下了头。“再说,我的双剑已有一把废了,这宇文连城以后定是一个人物!”双珏仰面感叹到。蒙面人抬头一看,只间双珏的双剑却有一把剑上有一条不浅的裂纹! 宇文连城望着双珏以走运,才看了看已是血肉模糊的双手,来不及做些什麽简单的包扎,大堂里的何文神情激动的指着宇文连城父亲画像的位置大喊:“连城,你看这是什么!”

上一篇   第九章 异界札记